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67章 第 67 章

第67章 第 67 章

        凤离梧正自吃着螺肉,  一抬头便看见姜秀润穿着自己的一件长衫走了过来,

        他的个子高,  姜秀润穿起来便像小儿偷穿了大人衣服一般。长长的衣袖挽起,  衣摆也松松垮垮的,若是远观,倒是能遮掩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  可是在近处的人,随着摇曳的清风,自然能看到轻软布料在沟壑高峰上的起伏。

        没想到穿上自己平常的宽袍,步态回眸间,竟自有另一番风流……

        殿下一时看得迷醉,  一双乌黑的眸也不禁看得深邃了些。

        姜秀润坐定后小心翼翼地检查了自己一下,觉得无甚显露之处,  倒也渐放下心,只捏起一只烤雉肉串,递送到凤离梧的嘴边道:“这个得趁着热吃,  不然凉了,  那肉便显柴不好吃了。”

        凤离梧咬了一口,  然后用调羹舀了一勺侍女新端上来的,  剥了皮儿,去核的蜂蜜拌冰李子给她吃。

        让太子亲喂,  实在是有些以下犯上。

        可是那冒着凉气的调羹也太诱人了,  姜秀润一时移不开眼。更没有想到到了夏日,还有这等金贵销魂之物,  一个没忍住,便张嘴让喂了。

        这果肉里拌着冰窖里取出的碎冰,又加了厚重的蜂蜜,吃一口简直让人幸福得不想吃饭了。姜秀润吃了第一口,眼睛都亮了。于是便从太子的手里接过了冰盏,自己舀着吃。

        这本是凤离梧特意命人给姜秀润准备的。可见她吃得贪嘴,也不正经吃饭,又皱起眉,命人撤碗,绷着脸道:“孤府里的冰窖还有三大块的冰,便是你每天吃也足够,怎么这么贪凉?逮到就吃个没完?把那碗饭吃了,明天再吃这个。”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姜秀润这才不情不愿地放开冰盏,慢慢地小口吞饭。

        凤离梧吩咐侍女给姜秀润盛碗热热的冬瓜虾仁汤暖暖胃,然后道:“你这么不耐热,留在洛安城里也是受罪。孤过两天要验查新修的河道,正好要往顺德方向走一走,那里临水,比照京城里要凉快得多,你也随孤去那边的行宫住上几日,正好避一避洛安的酷暑。”

        姜秀润听得心念一动,倒是觉得这是个好差事。

        身为质子,不能购买洛安城的府宅田地,但是顺德与韩国接壤,若是得了机会,她想买些韩国的土地囤着。

        身为无依靠的质子,姜秀润如今除了兄长与嫂嫂,便最爱金。可惜身为太子幕僚,主子吝啬,她并无太多来金的门路。

        而姜之也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贵公子,姜秀润也不会拿阿堵物去烦忧哥哥,只每个月给够了质子府的花销便好。

        后来兄长姜之娶了稳娘入门,一切照旧。

        姜秀润前些日子去看兄长时才突然发现,嫂嫂居然节俭到将穿旧襦裙改成里裙来穿。

        一半的富户人家,衣服过了两次水,就掉色起皱,再上不得台面,过个月八便制新衣。

        自己在太子府里月俸,每个月都是大半交回到了兄长的质子府里。可稳娘过门后,似乎一件新衣都没有添过,府里的吃穿用度也精打细算。姜秀润疑心是自己给的钱太少,让稳娘觉得手窄了,才这般节俭度日。

        于是把自己积攒下来金给稳娘看,并交给她料理。

        这一看,可是把稳娘吓了一跳。

        只觉得小叔子太信任自己了,怎么好将这么多的金,要交给刚过门的她?

        其实姜秀润拿出的只是自己积攒的一半家私。她之所以交给嫂子,一则稳娘乃是天生的理商好手,若是交给她善加经营,可比自己偷放私贷要好。二则,她既然与兄长成亲,便是自家人,无需总拿着提防之心与亲人相待。

        他们兄妹身在京城若无根的飘萍,稳娘那等聪明人肯自己点头嫁进来,也是要一门心思跟兄长过日子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质子府里没有个长辈,大事小情全靠稳娘一人。既然如此,总要晾一晾家私要嫂子安心踏实,不必为了担心生计而太耗费心血。最起码,能安安稳稳地生养孩儿,也不用总是节衣缩食的。

        结果这么一亮家私,倒把稳娘吓一跳,说什么不肯接这么多的金,后来见姜秀润坚持,便对小叔说,他如今还在书院读书,没有成家,以后自己娶了妻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她和姜之乃是姜禾润的兄嫂,吃饭穿用怎么能用弟弟的钱?这些金,放在她这,也是替小叔代管着,以后等他有了媳妇,再交给弟妹处置。

        姜秀润听了也一阵苦笑。因为自己女扮男装假装质子的事情实在是干系太大,怕吓到了稳娘,便隐瞒不说,结果嫂嫂想得远,倒想着给自己攒钱娶媳妇。

        于是干脆敞开了说,问嫂子是不是府里的钱银不够用,若是不够,可别不好意思跟她提。

        稳娘这才恍然小叔为何拿钱给自己,只笑着说,每月支给质子府的金足够用,她不过是觉得能节俭起来,好积攒些做买卖的本钱。

        原来每个月的月钱,稳娘都节省下大半,往一只酒瓮改成的扑满里塞。

        如今几个月的功夫,已经塞满了一只。而她打算拿这节省下来的钱买地。

        不过因为姜之是质子的缘故,买不得大齐的土地。所以她打算寻了可靠的人,买些邻国的肥田放租子,总好过坐吃山空,心里没底。

        稳娘的这一席话,让姜秀润茅塞顿开。

        前世那种无依无靠的日子,对姜秀润的影响还是太大了。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是如被狗撵的兔子一般,有种朝不保夕的惶惶之感。心里总是想着一朝得了机会,拔腿便走。

        可是如今的形式,跟前世大有不同,哥哥已经在洛安成家。

        自己依附的太子虽然有好色的毛病,但这是个自己能做得主的人,又不甚太拘束着她。

        所以她名义上虽然顶了瑶姬的名头,却出府自由。

        不像前世秦诏那般碍着父族的禁令,又不肯撒手只将自己困在外宅做个外室,身份尴尬不上不下,整日要接受徐氏的训导,秦家隔三差五派人来训话的烦扰。

        就算后来她有了本钱舍出金,极力逢迎讨好地与人交际,也是人前听着夫人们言不由衷的话,背后却被人白眼奚落。

        如今的她,最起码在人前是太子眼前正得宠的少傅,洛安书院里被沐风先生赏识的有才少年郎。又怎么可还秉承着前世惶惶兔子一般的心思,总是想着如何逃离脱身?

        倒不如学了嫂嫂,在别国置地添产,趁着还得太子恩宠的时候,让自己富可敌国!

        正这么想着,太子便要带着她巡视运河,正好可以看看那周遭的田地,选了适宜的田产,到时候每年收田租,岂不是要比放私贷来得稳妥保靠?

        当下便忙不迭点头应下。

        凤离梧见她如此高兴,倒是觉得自己这番心思正讨得佳人的欢心,心里自然也很畅意。只拉着姜秀润的手,索要香吻。

        三番五次被太子缠得没完,姜秀润便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开。

        不过是君子求色,她求保命安稳。如今既然顶了侧妃的名头,总是要给名义上的夫君一些甜头不是?

        毕竟当初雇人抬轿子从偏门把自己抬进来,也是花了本钱的啊!

        而且凤离梧模样生得好,若是不摆储君不怒自威的架势,也是鲜活可人,英俊倜傥的美男子。

        有时看他急切地贴蹭着自己,倒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郎一般。这等子男色媚人,若是以后自己坐拥金山银海,想要学了公卿广纳男色,也不知要花多少钱才能求得这般的极品。

        像现在不要钱的受用,仔细想想,便有了几分白嫖的便宜之感。

        这人生在世,不能细想,否则太苦。

        可是这般天马行空的歪想一番,又觉得自己如今活得不错。

        于是葡萄架下,团影点点,伴着傍晚的夜风袭人,姜秀润放开胸胆,与太子唇舌纠缠,便是又白嫖了一番这洛安城里第一等的王侯好货色。

        凤离梧不知姜秀润的心思,只觉得这女子今日乖巧可人,让亲的样子也实在让人心痒,便将她一把抱起,便要往屋子里走。

        可就在这时,姜秀润突然惊恐的一僵身子,在太子的耳旁低低道:“那远处假山的阁楼上有人往这看……”

        凤离梧闻言抬头一瞟,果然见远处假山上有灯影一晃。

        看着那方向,大约是田姬的宅院。看来是有人一直在那假山凉亭眺望这边的情形。

        不过这里是寝园,倒不像书房那般挨得田姬的宅院近。

        就算她极力远眺,在这夜幕黄昏时,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可就算这般,想到有人窥探寝院,也足够叫人扫兴的了。太子紧皱着眉头,真想快些解决困局,好将这田姬扫地出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时间,姜秀润受了惊,再也没有白嫖的心思,只回到屋内,快速换回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回到了自己的院中。

        受了这一番惊吓,她又是暗暗提醒着自己——这男人再好,也不是她一个人的,所以白给,也不要!

        作者有话要说:累屁了,支撑狂仔起来敲文的,是多么可怕的力量

  http://www.lewen0.com/0/8/48108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