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49章 第 49 章

第49章 第 49 章

        尹司夫人生平也是保媒无数,  可从没像现在这般身肩重任,竟然肩挑四家前来保媒。

        以前她也是没有细细打量这位太子少傅,  现如今一看,  当真是美少年呢!若不是看着显出了喉结,还疑心是个小姑娘呢!

        她是越看越爱,只觉得自己的女儿出嫁的太早,  不然岂会便宜了别人?

        姜秀润起初并不知尹司夫人来寻自己作何。待得她开起口来,才恍然竟是要给自己做媒。@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当下只能笑着推拒,只说自己的大哥还未娶妻,他岂有颠倒长幼顺序,先成婚的道理?

        尹司夫人一听倒是觉得不难,  只又将在自己这挂名的闺中贵女们说了一遍,只要先让当哥哥的娶了妻,  再给这弟弟觅得姻缘一桩。

        姜秀润倒是很认真地听了一遍,又细细问了几位姑娘的生辰,看与哥哥的是否匹配。

        她的兄长性情纯良,  又太迂腐,  前世里那是无牵无挂地便殉国去了。若是今生早早娶妻生子,  有了牵挂,  做事必定能考量一二,不再鲁莽……

        只是二人探讨得热烈,  □□经由躲在窗下的小厮学话儿,  传到凤离梧的耳中,却全变了样子。

        彼时,  殿下正在批改文书,听得小厮来报,说是公子小姜找来媒婆要给他们兄弟二人各自找老婆时,笔下一个收力不及,划下了一道深印。

        凤离梧慢慢抬起头,眼角冒着瘆人的光,对那小厮道:“你再说一遍!”

        小厮以为太子没有听清,便又添油加醋道:“姜少傅着急娶妻了,请尹司夫人先给他大哥挑选良妻,再给他保媒呢!只是尹司夫人说,想要嫁给姜少傅的女子太多,个个都托她保媒,推拒哪一个都得罪人,所以她请姜少傅给足了脸面,要将每家的女子都相看一遍,再做定夺……”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上位传来咔吧一声。

        小厮吓得微微抬头一看,太子竟然单手将正握着的笔折为两半,那一双眸子都在隐隐喷火。

        他挥手叫小厮下去,心内的火气却是越升越高。

        越发的没章法了!难道是忘了自己是女子吗?竟然还想如男子一般娶妻!娶来何用?她有那调弄女人的器物吗?

        凤离梧越想越气,小山高的文件也批写不下去了,干脆将那始作俑者叫来,倒是问问她看中了哪家闺女!

        姜秀润那边刚送走了喋喋不休的尹司夫人,本想到后花园子里走走,清一清脑子。

        没想到殿下那边唤人,以为太子有什么事情吩咐,便赶紧过去了。

        没想到一进书房门口,寒气便迎面扑来。

        姜秀润不知凤离梧又是哪根筋不对,便是小心跪下,候着等候太子差遣。

        凤离梧正用湿手帕擦拭着手上的墨痕,只是心浮气躁,越擦越心烦,只将湿手帕扔甩到了一边。

        姜秀润向来有眼色,一见太子的手没擦净,连忙端来小厮放置在一旁的铜盆,让太子净手。

        凤离梧沉着脸伸手让她洗,姜秀润便细细地打上皂角一点点搓洗墨痕。

        被少傅软绵绵的小手这么一摆弄,凤离梧的火气倒是渐渐消散了些,可是脸上还是阴沉道:“听人说,尹司夫人寻你,是为何事?”

        姜秀润一早便知自己逃跑后,太子便派人监视了自己,并按时汇报行踪给太子听,于是便老老实实说出了尹司夫人的意思。

        太子已经净手完毕,垂着眼皮道:“姜少傅是急着娶妻了?”

        姜秀润觉得这话不好回,说不急,就怕有些断袖倾向的太子误以为她不好女色,也喜断袖分桃。

        可若说急,又怕太子起了爱才之心,跟那尹司夫人一样,给她张罗着立时成了亲……@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于是她模棱两可道:“急,也不急……”

        凤离梧觉得最近自己被气到还能笑出来的次数渐多,只勾着嘴角冷笑道:“少傅这是何意?”

        姜秀润从一旁取了鎏金嵌玉的罐子,从里面勾出些熬制的鹅油膏子涂抹在太子的手上,一边按摩一边道:“这身为男子,当然都想着有一日成家立业,有贤妻稚子……可是如今在下,胸有壮志,却未能大展宏图,何来闲心去娶妻生子?只有待我辅佐殿下您平定四方,一统天下时,才有心思谈论儿女私情啊!”

        说实在的,就算明知道眼前撅着屁股,一脸慷慨地谄媚的是个女子,凤离梧都忍不住被她眉眼里流露的赤胆忠心感动一下。

        推拒成婚都能牵引到拍马捧屁上,这嘴儿还真是……油嘴滑舌!

        只是这么一想,他便忍不住又回想起那嘴儿尝起来时如何的香滑了……

        不过姜秀润并不知太子的思绪一路飘荡到了那里,只有不失时机地说,虽然她不急着成婚,可是兄长年岁不小,也该成家立业了。

        只是原先的府宅里死过人,怕是尹司夫人给说成了好人家,糟了人的嫌弃。

        可是身为质子,除了安身立命的府宅外,在大齐再不准有私宅地产,不知殿下能否代为出面,给置换个风水上佳的宝宅,也好让兄长在洛安城里开枝散叶。

        因为姜秀润要立志守身,跟着他一统天下的豪言壮语,凤离梧的心情莫名转好,对于这种芝麻大的小事自然一口应承下来,只跟她说去洛安城里转一转,看好了哪户宅院便跟户司的主簿大人提,自有人会为她安排。

        不过,看这女子装惯了男人样,毫不知悔改的德行,凤离梧觉得应该提点下她,便又道:“只要诚心待孤的,孤皆记在心里,可若是一意蒙骗着孤,孤也不会轻易放过……”

        姜秀润却只当太子又想起了她逃跑的那一关节,只立意殷勤,弥补前尘,以报答太子贴补宅院之恩。

        当午饭端上时,她立刻殷勤地将一片椒盐炙烤的腰子用紫苏叶包好,递送到了太子的嘴边。

        凤离梧如今在小幕僚熏陶之下,也是会吃的了,咬了一口,只说少了些味道,姜秀润立刻又命人送来辣酱佐料,果然包起腰子来味道更美。

        吃饭期间,姜秀润见太子神色尚好,便小心翼翼地问起了妹妹姜秀瑶的归处,结果太子一边饮汤一边道:“礼部不是已经下名册了吗?到时候跟着田姬、曹姬一起入府便是。”

        姜秀润真没料到太子竟然这般打算,还真准备让妹妹入府。

        以前他抓住自己与田姬的奸情那一次,她就觉得太子虽然面冷,但胸怀似海。如今再一看,私生了孩子的妹妹都能入府,果然一片包容万物的汪洋大海。

        姜秀润这次发自内心觉得,凤离梧是个能成大事之人。

        怀着这样的敬仰之情,她便又舀了一碗老参炖煮的鸡汤给太子滋补。

        凤离梧毫不迟疑地接过那大补之汤,一口饮尽,并颇为亲切地对少傅道:“看君的身子骨也略显单薄,也要跟孤多饮些,免得日后身子乏力……”

        姜秀润自是诚惶诚恐感谢太子的垂爱,也跟着饮了一大碗。

        因为礼部刚刚公布了太子平妃的人选,要得春末夏初时才成礼。

        太子府的准备时间还算从容,不然的话,一口气迎纳三位平妃入门,可是要了府中办差之人的老命。

        饶是这样,东西的选买置办也提上了日程。

        太子府的管事,也是依仗姜少傅惯了的,少不得有些事情,要与她商量着来。

        姜秀润刚刚圈定了洛安城最繁华的驷马胡同的一处豪宅,户部主簿大人说年前便可换宅入住。

        这新宅少不得选买新的家私,也正好跟着太子府置办新人的器物一起来办了。

        因为以前被太子敲打的缘故,姜秀润这次也不敢再私拿回扣,可是打着太子府的名头置办物件,却也杀下不少的价钱。

        她看好的新宅很快修葺一番,挂上了新牌。

        那波国质子府的东西一车一车地拉,还真有些要办喜事的气氛。

        借着波国质子府得势的当头,姜秀润也帮兄长挑选了一门好亲事。

        不过这女家却并不是洛安城里的名流之女,而是一户富庶商贾之家的女儿。

        这户人家姓柳,主家老爷花钱捐买了个小小的城西门官,算是为子嗣洗脱了商贾户籍。

        而姜秀润相中的,是柳家嫡出的三姑娘。

        这姑娘乳名稳娘,人如其名,乃是最沉稳的。

        只是前世里,这稳娘遇人不淑,因为父亲一心要攀附名流权贵,将她许配给了续弦的权贵子弟,一入门,便要将应酬已经成年的继子继女,回过头来,还要替夫君张罗钱银支付胭脂花巷的开销。

        而姜秀润之所以认得她,是因为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姑娘,最后竟然毅然决然与丈夫和离,回到娘家后承袭祖业,复又做回商贾,进而发扬光大,成为富可敌国,行走于诸国的传奇娘子。

        这姑娘将来的本事大了去了!姜秀润也是权衡思量了半晌,才最后敲定。

        当初,她也见过几次成为商贾货头后的稳娘,那是个眼角眉梢透着刚毅的女子。

        姜秀润相信自己的兄长会是个爱妻之人,只要诚心相待,娶一个这样的女子,便是男人天大的福气。

        她也只能帮哥哥到此,乱搭了月老的红线之后,二人能否琴瑟和鸣,便要看个人的造化了。

        为了以示诚意,姜秀润还特意带着哥哥前往柳家置换八字名帖。

        临行前,姜秀润有些不放心的问哥哥:“我自作主张,为兄长定下了这么亲事,不知兄长可否嫌弃那柳家的商贾门户太低?”

        若是兄长心存怨念,将来不能善待那柳家稳娘,这亲事还是趁早作罢,免得成为怨偶一双。

        姜之早先相亲时,便远远看过那柳家稳娘,那是个眉清目秀,模样温婉的小姑娘。

        这人的眼缘很重要,姜之看了稳娘第一眼时,便觉得心里喜欢。他也不过是个刚刚长成的青年,正是情窦初开时,这几日,盼着婚前再看稳娘一眼。@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现在听妹妹一问,生怕有变,他便说道:“你我在洛安为质,连户籍都不能有,便是漂浮无根之人,那柳家的姑娘不嫌弃我便是好的,我怎么会嫌弃她呢?”  

  http://www.lewen0.com/0/8/47274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