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36章 第 36 章

第36章 第 36 章

        姜秀润在窦思武开口之初,  本来暗暗提醒自己要力持镇定,无论听到什么都要波澜不兴。

        可是此时听窦同窗讲述完毕之后,却呆立原处,  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地反复问了句:“你……说的可是真的?”

        窦思武用力拍了拍姜秀润的肩膀道:“话已经带到,君不妨与兄长商量,  看看此事该是如何应对。”

        姜秀润心知窦思武不是奸佞满嘴诳语之人,他既然这么说,定然是有根有据。

        当下便急匆匆地去寻兄长,  一言不发地将他拉拽出书院。

        姜之不知妹妹怎么了,连声去问。可是姜秀润并不回答。

        直到回到质子府,她才对兄长说了此时已在外城的质女干下的荒唐事。

        姜之倒吸了一口冷气,  跌坐席上,脸色煞白一片!

        依着他对自己父王的了解,那送来质女的国书上必定又是谄媚之词一片,  什么“容貌昳丽,长伴君左右”之类卖女求荣之词。

        你若送来个貌美的少女也就罢了,可是一个刚刚产下婴孩的算是怎么回事?是羞辱大齐皇帝是收破烂货的吗?

        一旦天子震怒,  受波及的不就是他和妹妹这两个身在洛安城的人质吗?

        想到这,姜之哭泣道:“父王这是怎么了!难道送来的王女是怀孕的,他都不知吗?”

        姜秀润则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迅速将一早放在兄长这的铰子和金搜集成一小包,  然后穿戴好厚实的大氅,  又揣好一早画下的地图,  然后对兄长道:“哥哥穿好衣服,我们逃吧。”

        既然左右都是一死,为何不在临死前尝试着逃跑?

        她这几日的书画课,都是自己一人在书院里的静修室里度过的。别人花的是鸟兽鱼虫,而她则是比照着从太子府的采办那偷来暂用的过关碟牌,慢慢地细细仿照描画。最后还用萝卜依照太子府印章的式样也雕刻了假的。

        这样的碟牌,她画下了足足有一沓。日期和名姓都是空白的,可以依照需求随时填写盖章。

        此时她便迅速地当着哥哥的面儿,填写好四张碟牌,然后大萝卜沾红泥,手起刀落,利落盖章。

        姜之在一旁都看傻了。他发现自从来了洛安城后,他愈加不了解妹妹了。这些个东西,她都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先是私改国书,女扮男装,然后是准备假印碟牌,她究竟是何时变得这般能耐?

        可是对于如此逃跑,岂不是陷波国于不义?姜之直觉便是拒绝,立意劝导妹妹不可如此行事:“父王送我们来此为质,便是立下两国盟约,我们怎么可以背信弃义,陷父王于不义?”

        姜秀润心知哥哥此言乃是真心,毕竟他前世都是可以殉国跳城楼的主儿。

        所以她也不废话,对着身旁的浅儿点了点下巴,浅儿上去一抬胳膊,就将滔滔不绝劝导妹妹的姜之给敲晕了。

        需要清点的东西不多,要带走的人,也无非是白英白浅两姐妹而已,至于府中的侍卫,早就没有从波国来的人了,都是太子委派的人手。

        姜秀润看了看日晷,算计了下时间。洛安城四个城门里,只有西门的守卫稍微松懈,每当午时两班换岗,只是那时下午班刚刚食了午饭,可是也许刚刚食了饭的缘故,一把这个时候的守卫都不精神,搜查验看也是匆匆而过。

        这是姜秀润借口给太子去集市买各种小吃时,几次掐着点儿看到了情形。

        于是她掐算着时间,踩在午时前,避开质子府的侍卫,从书房后拿出一早备下的梯子,跨过隔墙跳到距离质子府不愿的院子里。

        这处院子,她早先是让浅儿去跟邻居秘密租借的,在院子里有雇佣好的车夫和喂养精良的马匹,保养上油的车辆。

        最后当浅儿也扛着姜之跳过院子时,车夫已经利落地将马匹套好,四个人入了马车后,那车夫一抖缰绳,便从质子府相邻的院子里行驶了出去……

        期间,姜秀润暗暗从车帘里往外探看,分明看到在质子府门前,还有胡同口,有看上去眼熟的监视质子的暗探在左右眺望……

        到了西门,那些守卫果然打着饱嗝无精打采,于是马车借口是替太子府选买东西,顺利通关。

        待出了内城,姜秀润给车夫足够的金,挥手叫他离去,改由带着薄纱帽的浅儿驾车,凭借着四张足够以假乱真的碟牌,又顺利通过人潮更加汹涌的外城。

        当马车撒开欢儿在宽敞的驿道上奔跑的时候,姜秀润舒缓地慢慢送了一口气。她查看地图,熟练地指点着浅儿从官道转入小路,然后抄近路,直奔与母国波国相邻的梁国。

        放眼当前,只有梁国与大齐撕破了脸,就算以后凤离梧察觉到了他们兄妹逃到了梁国,也没法开口将他们索要回来。

        而梁国据她所知,此后几年百姓安定富足,是可以过活的地方。待到了梁国,她只要想办法隐瞒下自己和兄长的身份,便可安稳长久的隐居下去……

        魏国质子的热血未冷,她的每一步,都要策划周详。

        就这样走了五日,虽然还没有出大齐的国土,可是距离洛安已经越来越远。

        姜之从醒来之后,就一直在哭,几次想要偷偷回转,都被浅儿及时发现。

        最后浅儿忍不住了,上去给哭哭啼啼的大公子一嘴巴,指着他的鼻子骂道:“你算个什么兄长,你们兄妹早早失了母亲,你们的爹就是个娶了新人忘旧人的畜生!一早就不拿你们当自己的孩儿了!人都说长兄如父!既然如此,你本该尽了当父亲的责任,小公子活得如此艰难,你看不见吗?不想着怎么让妹妹活下去,反而处处添乱,要给你的父王尽忠尽孝!我若是你那早死的娘,便生了根烧火棍,都比生你要强!”

        姜之生平,从来没有被人如此粗野地骂过。如今先是被下女打了一个发懵的嘴巴,然后被她劈头盖脸的一顿骂,倒是从之前忧国忧民的哀怨中挣醒了。

        再看正靠坐马车睡着了的妹妹。不过出逃了五日的功夫,人却又瘦了足足一圈,脸儿越发显得小了。那眼下也是一片暗黑,看上去连着许久没有睡好了。

        当下内疚之情一下子全涌了上来。

        白家两姐妹里,白英可温柔了许多,她本来正在溪旁淘洗粟米,见妹妹出手打大公子,先唬了一跳,然后气得跑过来捶了妹妹一下,低声道:“你是在打谁?还不快跪下跟大公子赔礼认错?”

        姜秀润在靠坐马车旁休息,并没有睡熟,浅儿的举动她也听得明白,却并没有睁开眼申斥。

        哥哥……的确是该有人教训一下了。不然他必定要走以前跳城楼,尽愚忠的老路。可是有些太过刻薄的话,她不忍心说,浅儿却是毫无顾忌地全说出来了。

        当下,浅儿横眉立目,一脸横肉,毫不走心地道歉之后,这暂时的宿营地便难得安静一片。

        姜之也不啜泣了,只默默在附近捡柴,往火堆里填续,一时铁釜挂在支架上,粟米在滚水里上下翻腾,发出迷离的香味……

        一般人都会认定,若是逃出洛安城的人,必定会选择最短的路线逃出大齐。

        可是姜秀润却反其道而行之,反而绕了个远路。越是偏僻的乡间,察验起来越是马虎,有时候甚至不用出示通关碟牌,拿出足够的金就是最好的过关碟牌。

        这么辗转一下,在十日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大齐的边境。

        当越过边境后,便来到了相邻的韩国,再走个十天半个月,就能来到梁国以北的边境了。

        这期间,姜秀润并没有看到关于波国逃离质子的悬赏。

        她心内也是奇怪,按理说,太子府早就应该发现她潜逃了呀?怎么半点动静都没有呢?

        要知道,当初魏国质子逃跑的时候,不光大齐的大城小乡贴满了告示,连大齐相邻的国家也张贴了悬赏呢,不然魏国质子为何最后都没有潜逃成功?

        亏得姜秀润坐了完全的准备,不光是备下了假胡子和黑痣,还被备下了女装,若是察验得紧,她就换回女装。

        不过人在旅途上,还是穿男装来得方便些。是以她便贴了假胡须,遮掩稍显稚嫩的脸儿。

        不光如此,浅儿还给她弄了个好物,便是用靖节鱼的鱼骨制成的假喉结。靖节鱼鱼皮细嫩白净,若美人肌肤。将它剥离塞干,再它包裹鱼骨,利用鱼胶贴附在脖子上,便浑然一体,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贴上它后,姜秀润甚至可以露出脖子,说起话来,“喉结”都跟着一动一动的。配着短短胡须,又平添了几分男子汉气概。

        姜之此时,也不再悲春伤秋,看着妹妹越发没了女子的样子,只笑着打趣道:“你这样,以后可怎么嫁人?”

        姜秀润笑了笑:“不能嫁人,便娶一个回来,跟我的嫂子做妯娌!”

        一时打趣的话,逗得满车的人哈哈大笑,暂时驱散了潜逃的彷徨。

  http://www.lewen0.com/0/8/47274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