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20章 第 20 章

第20章 第 20 章

        秘密初被识破的惶惶,很快被氤氲的水汽蒸腾殆尽。

        自从来到洛安城后,姜秀润记不起有多久没这么舒服地泡在木桶里了,现在每个毛孔舒展的曼妙滋味,将让人恨不得每天都泡上一次。

        浅儿很是能干,用备用的褥单子扯开,做了新的裹布,还帮姜秀润将头发散开,用皂角仔细地将长发洗净。

        当姜秀润从木桶里出来时,洗净的肌肤白里透着粉红,乌黑的长发披散在线条优美的雪背后。她自己也是觉得自己眼拙,这么个千娇百媚的女子,她怎么一早没认出来呢。

        不过她并没有开口问姜秀润为何如此隐瞒。身为女子在这乱世有多么不易,她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公子的亲爹也忍心,竟然将这么娇弱的女儿送到异国为质……

        而姜秀润看着忙忙碌碌为她洗衣收拾的白浅,心内也是一番感触——别人不知,而她却知,这个看似貌丑的女子将来能成就一番大业。

        虽然自己的出现,打破了白浅原来既定的轨迹,可待时机成熟,她自是要将白浅引荐给凤离梧,不叫这名震诸国的女将军埋没在宅院之中。

        因为洗了澡,活血通络,这一夜也睡得分外香甜。以至于第二天晨起时,已经错过了早饭。

        皇太子按着时辰已经出门上朝。她这个太子少傅倒是得了空闲,便决定回去看看兄长。

        姜之这些日子不曾出门交际,只在府中安心读书备考,他的性情喜静,本就不好声色犬马,只这么用心读书,便觉得很满足。

        姜秀润问过哥哥一切安好后,心里也老大放心了。兄长专心读书,将来也算又一技之长,他们兄妹迟早是无国无父的弃子,一切都得靠自己,兄长若是在修习学业时,领悟到这一点,也不至于最后钻了牛角尖。

        眼看着过了午时,她也该回转太子府了。

        虽然是冬日,但午后的阳光还算明媚。姜秀润也没有坐太子府专配给她的马车。只带着浅儿走在洛安城的闹市里。

        前世虽然长住在这座城池里,但是姜秀润好像从来不曾这般惬意地走在京城的街市里。一则,是秦诏盯得紧,从不让她这般自由随意地走在街上。二则,那时她满心的算计,自认为背负这波国的命运和兄长的前途,哪里有这等子闲心?

        如今走在街上,她倒是可以真如一个恣意少年般,走走停停,买上些看顺眼的小吃和笔墨玩意儿。

        另外最重要的是,她还买了不少的上好伤药。眼看冬狩在即,在别人眼里惬意的冬狩,对她来说,简直是刀光剑影,随身多带些伤药,才能以备不时之需!

        只是殊不知,她这么倘佯在街上,却也是别人眼中的风景。

        几个在街市闲逛的公卿之子先认出了这位太子新任的少傅。

        尤其是洛安杨家嫡孙杨简更是一马当先,快步走了过去,一脸激动道:“这几日一直心念着公子您,没想到竟在这里遇见了。”

        这杨简自从上次在书院旁领略了姜禾润舌战群儒的风采后,便一直心念不忘。

        在他心中,纤美而谈吐文雅的少年最是叫人迷醉而不可自拔。自识得姜秀润后,更是恨不得立时能与卿成为密友,同榻而眠,岂不是人生快事?

        只是他后来几次派人送贴相邀,这位公子小姜都推拒了,这再见时,他摇身一变,竟然成了皇太子的少傅,长住在太子府中。

        杨简心内爱极了美少年,便疑心他人心中也如自己同好,在艳羡太子可以有如斯少年长伴左右之余,又疑心太子居心不正,莫不是也好这男色一道?

        这等爱妒交织煎熬,竟然真是日夜寝食难安,今日在街市上撞见姜秀润,便有说不出的惊喜。

        姜秀润一早便知这杨简是什么货色,也一向敬而远之,现在眼看他上来主动套近乎,也是不冷不热,只是回礼后便不再言语。

        周围其他几位公卿之子中,有跟杨简私交甚密有了首尾的,眼看着杨简这般殷勤,分明是喜新厌旧,当下心有不喜。

        其中一个便是新近来京,江西徐家的独子徐甚。

        徐家家风甚严,然而来了京城后,因为父亲没有同来的缘故,母亲每日又是常常入宫陪伴皇后,徐甚倒是得了自有,与这杨简结实后一拍即合,恍惚间眼见如敞开一扇大门,暗地里学习了不少声色犬马的勾当。

        可是现在杨简跟这个波国的质子热络,又是将他至于何地?听到了杨简恭维那少年是太子新任的少傅时,便阴阳怪气道:“人家是太子少傅,每日陪伴在太子身边,哪里得空,跟我们这些闲人应酬?”

        姜秀润被杨简缠得正不耐烦,听闻了徐甚说话,倒是抬眼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这位便是秦诏未来的小舅子,徐氏的亲弟弟。

        那位秦诏的正室夫人徐氏向来走的是贤妻的路数。明知道自己乃是秦诏的外室,可是在衣食器物上不曾亏欠过她,逢年过节还要往自己的外院送来布料鱼肉一类,彰显正室的大气。

        倒是这位小舅子,没有那些个虚伪做作,曾经跑到自己那,破口大骂自己是狐媚妖姬,替亲姐出一口恶气。

        没想到现在,她竟然早早地遇上了这位。

        一时间自己前世临死前,徐氏面露怯色,吐出的让人费解的话又浮上了心头——她说自己不够安分,干预政事,惹了上峰不悦……

        这个背后指使徐氏害她之人是谁呢?

        姜秀润原先疑心是凤离梧。

        可是现在与凤离梧朝夕相处后,她又想明白一件事,那就是大齐皇太子的杀人利刃,从不隐藏,一旦出鞘必定血溅五步,震慑人心!

        凤离梧若叫人死,绝不会指示徐氏那种一向循规蹈矩的后宅妇人背地里行这等上不得台面的鬼魅暗事。

        姜秀润一时想不明白,前世徐氏背后的主导究竟是谁。

        今世若没有什么变化,那徐氏还是要嫁给秦诏。不过她这辈子是绝不会与秦诏再有任何的瓜葛。

        这般想罢,她懒得跟这些纨绔多言,只抱拳说事忙,举步便要离开。

        可是杨简好不容易逮着人,哪里轻易肯放?只拉扯住姜秀润的衣袍,就差跪下流泪恳求她去他府上一叙了。

        这男人若是不要脸起来,也是世上无敌了。

        姜秀润身后的白浅实在是耐不住这等狗屁膏药,正要举起八寸大脚时,那杨简如断线的风筝腾地飞了起来。

        姜秀润抬眼一看,原来是秦诏不知何时来到了她的身旁,只面色暗沉道:“太子少傅已经说了没空,为何这般纠缠?”

        秦诏未来的小舅子一见自己的心上人飞落道了旁边的布摊上,登时不干了,只瞪着眼喝骂道:“哪来的莽夫?你可知你冒犯的是何人!”

        秦诏斜瞪着浓眉,心里道:满京城谁不认识杨简这个走臭后门子的?倒是这个跳脚叫嚣,满嘴外乡口音的乡巴佬,不知是何人。

        他今日陪太子早朝,太子随后去拜访新来洛安城的大儒,他布置了站岗的人手,闲来无事,便在驿馆四周转转,没想到竟然在这看见了姜秀润被人纠缠。

        杨家虽然显贵,可是相较于秦家,到底还是差了些。再说这杨简当街纠缠太子少傅,他身为太子府的侍卫长,扔甩个杨家纠缠男子的货色,看杨家的族长如何有脸找他理论?

        可徐甚一个外乡人不知秦诏为何人,只觉得这莽夫定然是不识得杨家嫡孙的金贵身份,当下便喝骂起了秦诏。

        小子骂人,专拣难听的说。可惜秦诏却是个能动手就不动口的,还没等徐甚骂完歇一歇气,上去就是个耳掴子,抽得徐甚一下子栽倒在地,嘴里竟然吐出带血沫子的一颗牙。

        姜秀润一见这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啊!

        姐夫打掉了小舅子的牙,可是如何是好?结果一个没忍住,便笑出了声来。

        那笑靥如花,一时迷住了秦诏的眼。

        只一夜不见,这女子不知为何又净白了几分,平日见她总是不假颜色,没想到竟然也有这般笑容迷人之时……

        秦诏乃是随了太子便服出访,杨简和徐甚的仆役不长眼,就在秦诏闪神之际,冲了过来,准备忠心护主。

        秦诏哪会将这些个花拳绣腿看在眼里?只一抬脚,又踹倒了一片,一时间大街上兵荒马乱,热闹极了。

        就在这时,凤离梧走出了驿馆,看着眼前的光景,微微皱起眉头。

        那被摔蒙了的杨简这时也回神缓过来。他一看凤离梧立在不远处,吓得魂儿都要飞了,连忙喝令住自己的随从,跪下向皇太子请安。

        凤离梧也不看他,只挥手叫来秦诏,问明了事由后,才缓缓看向姜秀润。

        这街市闹剧传扬出去,丢的是洛安城几个大族子嗣的脸,是以凤离梧并没有开口申斥,那冷冷一瞥,便足以叫人心魂不定了。

        在杨简向太子请罪,领着一干人狼狈地离开后,凤离梧便带着姜秀润回了太子府。

        然后姜秀润便在太子的书斋里跪坐了足足半个时辰。

        凤离梧审阅了一批文书后,才慢慢抬头,上下打量着她道:“君幸好不是女子,不然便是祸国妖姬,贻害人间。”

        姜秀润猛一抬头,她没想到,今世居然还是从这位太子的口里,听闻到了“祸国妖姬”之言。

        作者有话要说:  发烧了  浑身热服服~~~~凤梨在作死的路上越走越远

  http://www.lewen0.com/0/8/47273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