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质女 > 第10章 第 10 章

第10章 第 10 章

        其实并不是皇太子吝啬食材,不肯厚待新招揽的门客。而是太子府厨子那些个烹饪手法太过糊弄,根本没有炙烤出食物的本真滋味。

        单拿那道原本该是味道绝美的鲈鱼来说,鱼鳞剔除得不干净,腥味未除,也不知是怎么蒸的,不但不入味,而且肉质甚老。

        姜秀润前世虽然曾经吃苦,可是她身为波国王女,从小也是锦衣玉食,天生的富贵舌头。

        这人的一生总有马高蹬短时,吃得粗茶淡饭也没有什么,最不能忍的,便是原该美味的食材却被不识货的粗人糟蹋了。

        这等难过,就好比妙龄芳华少女被个乡野粗汉糟蹋了一般,真是叫观者气堵于心。

        至于桌子上其他的菜肴也大抵是如此,都是欠了火候味道。

        大约也是这府宅主人不好挑剔,饱腹便可,竟然叫厨子不思进取,懈怠到如此地步。

        虽然姜秀润并不想露出厌弃的表情,但也吃得甚是扫兴。

        凤离梧不是个好客主人,却看出了公子小姜的不喜之色——长得端端秀秀的少年,纤细长指握筷,却懒于伸筷,只单含着米饭一口口下咽。那小口吞咽的光景竟然透着几分媚色。

        一个少年郎原本该是爽快大气,偏偏他却生得这般阴柔,也难怪他老子能写出“容貌佚丽”这等卖儿子的话来。也亏得这小子奸滑,故意丑涂眉毛,不然真是能叫他的父皇误会在嘲讽大齐帝君贪恋男色,一刀剁了他的脑袋。

        看她吃得不爽利,凤离梧干脆问道:“可是饭菜不甚可口?”

        姜秀润觉得自己以后也不可等在治国之策上给这位皇太子太大的助力,既然拿了钱财,就要办些差事,倒不如指点下这位能吃顿堪堪入口的饭食,也算是略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于是她指了指那鲈鱼道:“这鱼蒸得太老,用的香料遮住了鱼原本的鲜味。若没猜错,当是厨子频繁揭开盖子跑了味道,另外,这鱼鳞内脏不除干净,怎么能去掉腥味?还有这道竹笋炒肉……”

        姜秀润虽然不会下厨去做,但是前世被秦诏豢养在外府,闲来无事时,却喜欢看厨子做饭,隔着案板指点江山的本事甚高,这一番点评下来,说得也是到位。

        可惜妙音一曲妄对牛弹,凤离梧并未觉得这满桌子的饭菜有何不妥。

        但他有心招抚这位大才之人,怎么会吝啬酒食?当下叫身旁的管事将公子小姜之言转述给厨子听,命他重新制一桌,若做不好,便卷铺盖走人。

        不大一会的功夫,又一盘鲈鱼上桌子。

        凤离梧示意着姜秀润先动筷。

        她吃了一口,眉毛舒展,这般用烹饪,方显鱼之美味啊!

        凤离梧也夹了一筷子,这么细细一品,也发现了烹饪技法不同而引发的味道改变,这对于这位不甚追求吃喝的皇太子来说,倒是生平第一次。

        于是接下来,新制的菜肴纷纷上桌,二人倒也无话,只是专注地各自吃饭,待一时饭罢,姜秀润谢过的太子的款待后,便告辞转身离府上马而去了。

        临行时,秦诏提着一个棉布包裹的匣子,单手扬着下巴递给了她,挑着眉道:“喏,这是太子赏你的金。”

        那神色眉眼,无不带着轻蔑,仿佛这位公子小姜不过是依附着太子的破落户一般。

        按理说,这送钱的差事根本不需劳烦他一个护卫太子的将军出马。可秦诏不知怎么的,看着这小子对他爱搭不理的样子便来气,主动从管事手里接了匣子,来到公子小姜的面前没话找话。

        姜秀润如今底气足的很——既然她与秦诏都贵为皇太子的爪牙狗腿子,那这位秦将军就甭想在她眼前拿乔了。

        当下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只对身旁的侍女道:“浅儿,接了,顺便给秦将军些碎金做赏钱。”

        这浅儿一路乞讨而来,倒是见惯了大爷们打赏时的派头,从匣子里生生掰下一小块金,两指一弹,便将那碎金弹在了秦诏的怀里,瓮声道:“公子的打赏,拿去买酒吧!”

        说完便跳到马车之上,坐在车夫的旁边吩咐他驾车回府。

        那车轮滚滚碾过,一转眼的功夫便驶出了巷子,只余下秦诏气得脖红脸粗,将那是碎金狠狠砸在了墙上。

        这小子身为质子,当有寄人篱下的自觉,却屡屡对他不假颜色。当真以为皇太子的另眼青睐,就能让他平步青云?

        哼,且走着瞧!

        关于太子招揽她成为门客一事,姜禾润并没有说给哥哥知道。那日离开时,凤离梧也曾吩咐她,为了波国的体面,不必声张波国质子为齐国太子门客一事。

        虽然不知凤离梧是出自何目的,不过这正中姜秀润的下怀,她本就不愿参与到政事里,在三年后离开都城时,相信她已经积蓄够了金,足够她与哥哥后半生无虞了。

        至于这天下,是大齐一统,还是梁国刘佩后来居上,与她有何干系?

        只是这书院一战后,波国质子姜禾润的才名远播。因为当时观战之人甚多,众人皆对这个羸弱质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齐崇尚大儒,而一位年仅十六岁的少年初露锋芒,足以成为洛安城里的风云人物,就连这王侯之家的贵女们,也甚是好奇波国的质子当时何等的风采,想要一睹为快。

        是以,请柬若雪片一般涌入质子府时,身为兄长的姜之着实不安,对姜秀润道:“你何时结交下这么多的王侯贵客?我们如今身为质子,又无依伴,与人结交当谨言慎行,若是一不留神,留下什么话柄,是要惹来杀身之祸的!”

        姜之这般说,并非吓唬姜秀润,就在昨日,满洛安的质子都听闻了一则事情——抵押在都城的燕国质子在自己府中被杀,年纪十八岁的燕国公子昨日还是洛安城名流之家的宠儿,每日交际宴客好不逍遥。

        然后风云突变,燕国老王薨了,新王继位,燕国乃是助大齐抑制边疆戎族的重要之国,变换新王,盟约不可动撼。

        那新王提出巩固盟约的要求,便是要齐帝杀了身在洛安城里的亲生哥哥,绝了他返回燕国,与自己争夺王位的可能。

        权衡利弊,燕国质子变成了无足轻重的牺牲,被突然涌入的大齐侍卫按倒在自己的香席上,砍下的头颅被裹了石灰放入匣子里送回到燕国去。

        所谓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这不禁叫满京城的质子噤若寒蝉。

        燕国质子的遭遇并非个例,就算是身为强国质子,其实也不知自己以后能否顺利回国。

        更何况像姜之兄妹这般本就不得宠爱的王子王女?

        姜秀润知道哥哥心中的忧虑,可惜她尽知世事,可知道就算她兄妹二人夹着尾巴做人,这国破身亡的结局也无法更改。

        既然如此,倒不如把握机会,看看这重生的一世能有何改变。

        如今她搭上了皇太子凤离梧,便要尽量显得自己有用些,到时候就算有何变故,也要让皇太子维护个一二。

        而她若猜得不错,这皇太子不欲声张她投靠在他门下一事,也是想要利用她质子的身份,多探听些他国的消息,

        既然如此,闭门不见客怎么能行?

        于是姜秀润将那些请柬一字排开,仔细斟酌了后,决定逐一赴约。

        不过如杨家的嫡孙杨简之流,姜秀润便敬谢不敏,找借口推拒了。

        在前世里,她便知,这几个皆是喜好男色的,去这样的人家做客,保不齐就要松了裤带出来。

        到时候自己的惊天秘密暴露,那凤离梧岂不是恼羞成怒要手起刀落?所以这等爱扒人裤子的,都要敬而远之!

        如今姜秀润手头宽裕,府里又增添了些人手,厨子马夫一应俱全,新衣连同兄长的,又制了几大箱。

        出门赴宴的派头也从容起来。

        她心知将眉毛涂丑这等遮掩之道反而让人生疑,倒不如弱化阴柔,才能显得阳刚些。于是那些个定制的衣服皆是垫厚了肩膀,鞋子里又加了厚垫,衣领高些,遮挡住喉结。

        而那衣服的样式,也尽量宽摆修身。她的男装样子原本就带着一份英气,穿上宽大的衣袍后,竟是带着闲云野鹤般的潇洒狂放。

        是以当波国质子公子小姜长袖翩然出现在洛安城敬侯府上时,赴宴的许多未嫁贵女们一时看得都有些直言,心中暗道:天下竟有这般灵秀倜傥的少年郎!

        不过也有对这美少年不以为然的女子,比如田莹。

        看到姜秀润出现在大厅落座,也不过是瞟了几眼,然后撇嘴道:“细瘦的少年,哪有太子的伟岸英挺?”

        敬侯好交际,这次宴席又是为了替他的外甥女韩国质女田莹庆生,是以到场的各国质子质女甚多。

        而皇太子凤离梧也收到了邀约。此番田莹来京,志在这位年轻而显贵的俊美太子。自然是央求着舅父为自己制造机会,争取在凤离梧面前留下印象。

        是以她今日衣着打扮,无不娇媚动人。

        可是姜秀润心内却觉得,那位皇太子看女人的眼睛,便如他不分六畜的舌头一般,都是暴殄天物的玩意儿。

        田莹这般用心打扮,可皇太子大约只能看到她的利用价值几何,至于这胸大胸小,脸蛋是否娇媚,还真没有多大的用处!

        作者有话要说:  喵~~~~下雪了,只想插在被窝里,不想上班啊

  http://www.lewen0.com/0/8/47273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