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没钱 >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第51章 第五十一章

        四天后叶辰正式回国。

        说正式,  是因为这些天他其实每天都偷溜回国侍弄庄稼。

        叶辰到家时是下午一点,  他只有半天时间休息整顿,明天一早就要搭乘航班去国内最南部的省份拍摄《悠闲的假期》真人秀第二季。

        这档真人秀拍摄时长为半个月,  期间会辗转更换几处风情不同的村落或小型岛屿,  拍摄素材将剪成十集,  叶辰每集片酬一百五十万,除去扣税与经纪公司的分成,  他又能偿还一大笔言灵的债务了。

        节目组策划秉承着缺德带冒烟儿的互动宗旨,  坑起嘉宾来毫不手软,为追求节目效果半点儿也不会私下通融。第一季时这群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小花小鲜肉就被策划捉弄得灰头土脸,在田间地头抱团痛哭,节目虽名为《悠闲的假期》,  却与“悠闲”二字不搭边,  被观众戏称为“硬核的假期”、“致富经2.0”、“全明星版农广天地”。当时叶辰与猪搏斗的那段视频还被截成动图广为流传,  #叶辰与猪作斗争差点儿没牺牲#更是上过热搜头条,  节目组尝到甜头,第二季想必会延续硬核田园的老路。

        不过这次叶辰可不怕他们了……

        不仅不怕,  还要一雪前耻!

        《悠闲的假期》常驻嘉宾原定是四位,  可前段时间节目组突然在微博上搞事,声称加入了第五位超人气神秘嘉宾,  吊尽了观众胃口。叶辰不知道临时加入了哪位,  也毫不关心,  他在圈里没有仇人也没有好友,不管谁空降都是简简单单录节目罢了,  所以他对那条消息一点儿都没上心,看完就忘在脑后了。

        ……

        沈默风的车子停在叶辰家门口。

        ——下了飞机后,沈默风提出用自己的车送叶辰回家,叶辰这几天都快被撩瘫了,毫无招架之力,就乖乖让他送。

        “那我先回家了,这几天麻烦您了。”叶辰开车门。

        “不请我进去喝杯茶?”沈默风撒娇似的勾了勾叶辰袖口。

        叶辰秒拒:“别,里面太乱了。”

        其实里面倒不是太乱,而是太家徒四壁,内室的简陋被庭院和外墙的大气一衬,显得格外寒碜与违和,宛如被盗窃团伙二十四小时滚动洗劫的大户人家,死也不能给沈默风看。

        片刻令人窒息的安静后,叶辰也不知是求生欲满满还是求生欲为零,忽然冒出一句:“……您要是口渴,我把茶沏好给您端出来?”

        沈默风凉凉地瞪他一眼,转向司机,吩咐道:“你下车抽根烟。”

        司机乖乖下车,不当电灯泡。

        叶辰:“……”

        沈默风磨牙,轻声道:“我是不是太惯着你了?”

        “不是不是。”叶辰摇头,“我家里真乱。”

        沈默风望他片刻,眼底重新蕴起笑意,道:“你那档真人秀,半个月得跑好几个地方吧?我探班太不方便了。”

        叶辰殷切恐吓道:“对,您最好就别来探班了,我们行程安排的都是挺偏远的地方,有的连高铁都不通,要转乘各种三轮车、牛车什么的,搞不好骑驴进村儿。”

        沈默风盯着他,不出声,只是笑。

        “真有那样的。”叶辰无辜。

        他这几天都快被沈默风撩得熟透了,眼下他迫切需要喘息,需要冷静,需要养护心脏和心脑血管,更需要几晚恬静平和的、入睡前不会面红耳赤心跳到嗓子眼的睡眠。

        老流氓简直有害健康!

        沈默风与他打商量:“每天晚上睡前接我视频,行吗?”

        叶辰计算着本月套餐剩余流量,穷酸唧唧道:“我尽量,就是不一定有网。”

        “连这都保证不了?”沈默风不甘心地捏了捏叶辰的后颈,力度略有惩罚的意味,“那我想你……怎么办?”

        叶辰这些天一直被沈默风逗弄得束手无策,难得见到沈默风吃瘪,竟有种翻身农奴把歌唱的酸爽!

        叶辰在心里叉着腰,反派式哼笑两声,表情却老实:“我也没办法,沈哥……而且这节目组上一季的时候探班就卡得特别严,您别白跑一趟。”

        “没办法……”沈默风咀嚼着这三个字,慢悠悠道,“那如果有办法的话,就愿意让我去陪你,是吗?”

        反正也陪不了,叶辰稳如老狗,索性顺着话答:“有办法的话,愿意。”

        沈默风英俊的脸上泛出一抹令人捉摸不透的神气,叶辰形容不上来,只觉得他沈哥看上去……忽然莫名缺德。

        “万一我能去探班呢,你高兴吗?”沈默风哀怨道,“哄哄我,让我幻想一下。”

        叶辰只好道:“高兴。”

        沈默风低笑:“能给奖励吗?”

        叶辰从容不迫:“什么奖励?”

        “叫几声哥哥什么的,”沈默风畅想美好未来,“不打字,面对面用嘴叫,能叫吗?”

        反正都是假设……叶辰眼珠一转,鸡贼道:“能。”

        他是从头到尾都没想到空降的神秘嘉宾可能与沈默风有关,沈大影帝素来高冷,一心专注影视作品,连综艺、广告、代言都极少涉足,更别提闹闹哄哄还可能挨整的真人秀了,真人秀这东西与沈默风是隔着次元壁的。

        沈默风得寸进尺:“然后你微博小号里说的那些话,你挑一条实现一下,行吗?”

        “您不是知道么,”叶辰一提这事儿就惭愧,声音越来越小,“那些都不是我本人说的……”

        “在我心中那已经是你了。”沈默风恶劣地一笑,不给叶辰辩驳的机会,马不停蹄地催促道,“快说行不行,反正节目组也不让探班,哄我一下怎么了?”

        “那……”叶辰迟疑着点头,“行。”

        沈默风咬了下嘴唇,强捺住躁动,道:“行,我知足了……你回去吧,今天还得收拾行李。”@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叶辰云里雾里地下车回了家,收拾明天要带的行李。国内最南边的省目前气候与北方的夏天差不多,他得准备夏天用的东西,他正收拾得认真,正房门外传来周步初的喊声:“小叶,人给你带来了。”

        “哎,来了!”叶辰一跃而起,在缺角的镜子前用手抹抹头发,扯扯衣角,确认不会失礼,这才匆匆走出正房。

        周步初穿着一身干活专用破烂衣服,身旁站着一位老人家。

        老人腰杆笔挺,鹤发如雪,精神矍铄,手拄龙头拐棍,穿着一身肉眼可见的二手古旧中山装,脸上虽皱纹遍布,沟壑纵横,根据轮廓却也不难看出年轻时俊美无俦的风采。

        “龙爷爷您好。”叶辰一个九十度鞠躬。

        他眼前的老人,就是传说中腾云驾雾,乘奔御风的应龙……中国人对龙大多有源自骨血的尊敬与崇拜,何况这老龙虽内丹受损一口气衰老了上万岁,却仍旧气场慑人,不怒自威,叶辰丝毫不敢轻慢。

        应龙眼高于顶,看都不看卑微的小人类一眼,昂着头重重一哼。

        周步初今天是带应龙来给叶辰干活的。

        冬绒花枕头在各大中老年护理群中供不应求,这段时间神兽宝宝们也搜集了不少冬绒草草籽,叶辰一直盼着再来场大雪多种些冬绒草,奈何山海境今年属于暖冬,降雪太少,而强行种在土里的冬绒草生不了根,于是叶辰就把主意打到了能改变天候的应龙头上。

        迄今为止应龙已吃了两个多月灵植,据说内丹已有少量恢复,神智清醒了少许,能起床走动,也不失禁了,最重要的是能小规模布雨布雪,正好可以请过来帮叶辰下雪。

        “……”周步初疲惫地提醒道,“你要尿尿先吭一声。”

        应龙中气十足道:“吭!”

        随即身子一僵!

        周步初:“……”

        叶辰大不敬道:“……穿纸尿裤了吗?”

        “穿了。”周步初痛心地计算着一个纸尿裤的钱,和记忆力差得连一小时前的事都记不住的应龙反复强调,“我的意思是你吭完我好带你去厕所,不是让你吭完就地解决……”

        应龙吹胡子瞪眼:“哼!”

        “那周叔你先带他去厕所处理一下?”叶辰强扯着嘴角微笑了一下。

        “凡人胆敢耻笑吾辈?!”应龙蓦地一声暴喝,抡起龙头拐杖就朝叶辰砸去!

        “您等等,我没笑话您!”叶辰这段时间被冉遗鱼虐得战斗意识突飞猛进,侧开一步敏捷闪避,灵蛇般绕到周步初身后,用战斗力奇差的貔貅挡盾牌,“您误会了!”

        周步初挡在叶辰前面挨拐,捂着脑壳嗷嗷叫:“疼!这是脑袋,不是山核桃!别几把锤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在一老二小满院子杀到超神的当口,山海境中的采花小分队叽里咕噜鱼贯而出,每个神兽崽崽都挎着一个鼓囊囊的小布包,里面塞满了冬绒花。

        “老爷爷别打哥哥呀!”犼宝宝惊恐得直搓小脸蛋儿。

        这声呼喊奶气得毫无震慑力,可举着拐杖打人毁物的老应龙却在听见犼宝宝喊叫的一瞬猛地僵住,眼珠滴溜乱转,一张老脸面皮紧绷,仿佛兔子见了鹰……

        还在绕树疯狂走位的叶辰:“咦?”

        “爷爷也是神兽吗?您身上的灵气好好闻呀。”犼宝宝精致的鼻翼微微翕动,试探着朝应龙走去,“爷爷别生气啦,辰辰哥哥人可好了……”

        应龙:“哇啊啊啊啊啊——!”

        犼宝宝吓得一哆嗦:“叽!”

        一龙一犼面面相觑,各自惊恐万状。

        “别、别过来!”应龙舞着拐,一溜小跑笃笃笃蹿进正房,嘭地摔上门。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片刻沉寂后,犼宝宝咻地竖起兔耳朵,恍然大悟:“……爷爷是龙吗?”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笑死我了!”周步初乐得打滚,“看把他吓的哈哈哈哈!我特么早怎么没想到?!”周步初恨恨地一拍大腿!

        “这……吼吼是他天敌啊?”叶辰回过味儿来。

        犼宝宝性格活泼软萌,但在陨落前有一项特殊爱好,那就是……食龙。

        据古籍记载,犼外形虽如白兔般柔弱,却喜食龙脑,民间自古有一犼可斗三龙二蛟的说法,就是指犼战力极强,龙族遇上它都只有叫爸爸的份儿。不过根据更靠谱的境灵记载,犼不会捕杀有灵识的神兽,应龙、青龙、角龙……都不在犼的食谱中,它的食用对象只有螭、虺、虬、蛟等尚未真正化龙的类龙灵兽。

        而犼也并非战力强大,它只是天生的龙族克星,能分泌出针对龙族的致幻物质,令蛟龙之属对其俯首帖耳,引颈就戮……

        这位天敌的能力实在太恐怖,因此即便犼从不杀伤神兽,应龙青龙之辈也仍然怕犼怕得要死。

        那洁白柔软的兔耳朵,那簌簌颤抖的圆尾巴,那棉花糖般粉团团的小身体……对龙族而言,不仅毫不可爱,而且都是催命的信号!

        作者有话要说:持续随机掉200小红包~就掉到元宵节好了

        内丹恢复后的应龙在外威风八面,回家怕一个小兔团子怕得要死……

        犼宝跺一跺脚,龙哥都要吓哭的。

        沈默疯:我从来不参加真人秀。

        沈默疯:辰辰真香。:)  

  http://www.lewen0.com/0/3/50085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