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没钱 >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第26章 第二十六章

        在得到境灵肯定的答复后,  叶辰即刻着手准备。

        他做过冉遗鱼养殖的功课,前两天空闲时还去花鸟鱼市采购了鱼苗开口粮,以免开始养殖时手忙脚乱。

        冉遗鱼鱼苗娇嫩,  在成熟前对水体温度有一定要求,不能投入浮着冰花的涴水中,  于是叶辰去厕所端出一个大号脸盆,趴在岸边舀了一盆涴水。

        涴水打眼看上去与普通池水没有两样,这一舀才舀出差别,那盆中水色淡蓝,  质地宛如未凝结的果冻,介于液体与胶体之间,与凡人概念中的池水差异巨大,也难怪冉遗鱼离开涴水就活不下去。

        舀完水,叶辰端着盆去西厢房,鸡群中落魄的凤凰宝宝一看见他就啾地一个猛转身,  用肥嘟嘟的鸟屁股对着他。

        很气!

        “凰凰啊。”叶辰厚起脸皮转到凤凰宝宝正面,小流氓似的一笑,道,“借个火呗。”

        凤凰宝宝又一个猛转身,继续用鸟屁股对着叶辰:“啾咪!”

        但是凰凰还在生气鸭!

        叶辰叹气,动作轻柔地把小肥鸟托在掌心,  悬在水盆上方,  温声道:“都是哥哥不好。”@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凤凰宝宝一眼睁一眼闭,歪着小脑瓜斜睨着叶辰,  决定要被坏哥哥哄满三分钟再消气。

        “我是一个坏哥哥,居然让凰凰小朋友看鸡窝,我们凰凰是百鸟之王,又美丽,又高贵……”叶辰语调恳切,目光慈和,边哄边用两根修长的手指夹住凤凰宝宝绚烂的火羽,一捋,捋掉一团小火球,火球缓缓沉入涴水中,嘶啦一声,灭了。被捋掉火的羽毛熄灭不到三秒钟,就重新缓缓燃了起来。

        叶辰:“……”

        一捋一捋再一捋,捋完左边捋右边。

        凤凰宝宝沉浸在赞美中,舒爽得黑豆眼微眯,由着叶辰蹭自己的真火。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这副被彩虹屁吹到失智随即任人大占便宜的模样也与沈默风如出一辙……如果不是物种对不上,叶辰几乎要怀疑这只小肥鸟是他沈哥的崽儿了。

        小火球噼里啪啦,纷落如雨。

        凤凰真火不止能使水体升温,还能有效杀灭其中的各种致病微生物,保护娇嫩的鱼苗不受病痛侵害,往水里撒些凤凰火,就省下了一小笔购买鱼塘消毒剂的钱。

        别人顶多是薅羊毛,我薅凤凰毛……叶辰抿着嘴唇忍笑,竟是毫无良心!

        待到凤凰火借得差不多了,叶辰便放下凤凰宝宝,从裤兜里摸出一块巧克力,打开包装纸把巧克力放在地上,语气真挚道:“这块巧克力是给凰凰小朋友赔罪的。”

        “啾咪。”这还差不多。凤凰宝宝趾高气昂地走过去,笃笃笃地啄食巧克力。

        于是叶辰就蹑手蹑脚地端着盆走出去了。

        三分钟后……

        智商逐渐回流的凤凰宝宝威严端坐在鸡窝里,黑豆眼中精光爆射,一鸟脸严肃,觉得几分钟发生的一切绝不简单!

        “啾咪……啾咪?!啾咪?!”

        既然凡人哥哥如此知道悔改……

        那为什么凰凰还是被关在鸡窝里鸭?!为什么鸭?!

        ……

        叶辰端着水盆来到东厢房,包裹着冉遗鱼鱼苗的气泡悠悠飘下,叶辰把泡泡抠破,从里面倒出两对鱼苗。

        冉遗鱼,无鳍而生有六足,鱼肉有使人不做噩梦的功效。

        这些鱼苗大约有叶辰半个巴掌长,腹侧生着四条肌肉健硕的大腿,以及一双……胳膊。

        是的,一双类似胳膊的东西,大约是替代鱼鳍的。

        在看到冉遗鱼鱼苗的一瞬,叶辰忽然想起网上很火的咸鱼表情包,那里的咸鱼就是长着两条大腿,这冉遗鱼和咸鱼表情包挺像的,魔性至极。

        叶辰把四条小鱼苗放进水盆,鱼苗们撒开四条强壮的大腿,在水盆底部撒丫子狂奔。

        蹬蹬蹬,蹬蹬蹬,是鱼戏浅水的雄浑脚步声……

        叶辰活到这么大,也是头一次知道鱼戏浅水竟能发出这种声音!

        叶辰肃然起敬,冲着水盆一抱拳,感叹道:“鱼哥厉害了。”

        “给我鱼哥斟一杯鱼食。”叶辰自得其乐地嘀咕着,拿出之前买的鱼苗开口粮,倒出一瓶盖,撒进盆里。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涴水密度大,开口粮又极轻极细,沉不下去,在盆底策腿奔腾的冉遗鱼宝宝们纷纷划动起两条前臂,并蹬起四条后腿,用蛙泳泳姿向水面游去,争夺鱼食。

        鱼,游蛙泳。

        “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叶辰沉迷在魔性画面中无法自拔,蹲在脸盆边咧着嘴傻乐,看了足足十分钟才勉强看够,端着脸盆走进温暖如春的西厢房……此前他忽悠沈默风说自己家里有暖房,这回是真有了,还是用凤凰加热的,逼格足以秒杀世界上所有其他的暖房。

        ……这么看来我也不算是什么骗子嘛,叶小骗子自我安慰地想着,把盛着鱼苗的盆放在炕上,用伏羲神力震慑那一百多只鸡,叫它们不许碰脸盆,违者格杀勿论。

        虽说不违者养肥了也一样要格杀勿论……

        “凰凰也别捣乱。”叶辰戳戳仍然深陷迷茫不可自拔的凤凰宝宝,“把鱼苗弄死了,你就没有鱼吃了。”

        凤凰宝宝皱着小眉头:“啾咪。”

        凰凰感觉你这个凡人有点狡猾的。

        “嗯?听不懂。”叶辰后退几步,呲溜蹿出门。

        ……

        现世也迎来初雪后,山中气温呈断崖式下跌。

        随气温骤降,沈默风饱经尼古丁蹂.躏的呼吸系统果断开始搞事。这天他要拍的是一场情绪外放的戏,要连着说一段长度0.4的台词,虽不算很多,但有几句要用吼的,向来以一条过著称的沈影帝被今天突如其来的冷空气折磨得死去活来,尚未适应这个温度的声带半点儿不争气,一演绎到激烈处就止不住地猛咳、破音。

        沈默风起初还挺镇定,在被嗓子连累得NG了好几条后终于捺不住脾气,回身一脚踹塌一个雪堆,随即一把夺过小何手里的咽喉喷雾,发狠地怼到嗓子眼里猛喷。

        陈靖安和编剧场记凑做堆,研究着怎么调换这场戏,想等沈默风身体状态转好再拍。

        沈默风头一转,飞了个眼刀过去,粗声道:“我能拍,给我一分钟调整……”

        话未说完,不慎呛了口冷风,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

        叶辰见状忙凑上去,在沈默风背上一下下捋着帮他顺气,顺了几下,叶辰下意识地拧开一直拿在手中的矿泉水,劝道:“您喝口水压一压,呃……”

        话说到一半,他忽然想起这瓶水自己十分钟前喝了一小口,遂急忙把手一收,歉然道:“忘了我喝过了,给您拿瓶新的……”

        沈默风却没听见似的,劈手接过那瓶水,仰头灌了一大口。

        小何伸手去接沈默风喝剩的水,沈默风却没看见似的,把喝过的水瓶塞回叶辰手里。

        小何的目光陡然变得犀利:“……”

        是我过度敏感,把沈哥想得太流氓了,还是我沈哥确实有那么流氓?

        “好点儿了吗?”叶辰轻声细气地关怀着,水亮的眼珠机敏地一转,与恰好垂眸望向他的沈默风对视了一秒。

        见沈默风眼神还算温和,叶辰神色鬼祟地朝沈默风的手探出两根手指,带着虎口拔牙般的谨慎将攥在沈默风手中的咽喉喷雾抽走了。

        “……”沈默风没动,由着他拿。

        叶辰轻舒一口气,用哄劝暴躁且老年痴呆的父亲的轻柔语气小声道:“您别喷过量了,毕竟是药……不然您先进车里吹吹暖风,缓一缓?”

        沈默风全程默不作声地瞪着他,唇角略带气恨却又好笑地扯起一个弧度,片刻后,认命地道:“……嗯。”

        小何也吁出一口气,模样很像一个看到打人毁物的痴呆老父被他最心爱的小儿子安抚成功的大儿子……

        三人钻进暖气充足的保姆车,沈默风拧开一瓶新的矿泉水,小口喝着。

        车里无人说话,长子小何便趁机向顶受老父亲宠爱的小儿子抱怨起来:“这几天突然降温,沈哥嗓子状态一直不太好,咳得天天后半夜才能睡上觉,然后还一天一包烟地抽,这两天止咳药都快当饭吃了也压不住……”

        沈默风听着,忽然生出一种被人揭短的不痛快,他懒懒地横了小何一眼,语带威胁,道:“你就和叶辰说这个?”

        求生欲很强的小何忙补上后半句保命:“……你跟沈哥说说,让他少抽点儿,这几天又不拍夜戏不用提神,哪怕一天少抽半包呢?我说沈哥他也不听我的。”

        言下之意,就是能听叶辰的。

        沈默风解读到小何字里行间的暗示,闷骚地一笑,那点儿不痛快登时烟消云散了,眼底的威胁之意秒变赞赏,甚至还朝小何递去一个很不明显的微笑。

        小何报之以假笑:“……”

        一般来说,沈默风听不得人在自己耳边唠叨些少抽烟多喝水的车轱辘话,但如果是他家小朋友的话,那嗓音清亮剔透,又轻又软的……

        沈默风自顾自地低低笑了一声,心想叶辰就算用那个语气骂他,他八成也能挺爱听的。

        “喔。”叶辰虽不太明白小何劝不动的事凭什么自己能劝动,但还是老老实实地转向沈默风,用那种沈老流氓正竖起耳朵等着听的清亮嗓音道,“沈哥,您能不能少抽一点儿?不是想唠叨您……主要是您这样身体真的受不了,咳嗽起来还影响睡眠,恶性循环。”

        沈默风唇角噙着笑,罕见地没打断这种老妈子式的长篇大论,好说话得像个菩萨:“好,以后少抽。”

        我沈哥其实挺通情达理的啊……叶辰想着,忽然记起之前送沈默风的灵气鸭梨:“对了,您之前吃我种的梨,感没感觉嗓子变舒服了?”

        沈默风回忆片刻。

        说实话,他只记得那袋梨很好吃,至于嗓子舒不舒服,印象并不深刻。

        “感觉了。”反正也没印象,沈默风索性哄着叶辰,“舒服。”

        叶辰在心里小小地雀跃了一下,心想得想个合理的借口再给沈默风送一波梨,那四棵梨树上的梨都熟得透透的了,他赶明儿去早市卖一半,剩下的一半都给沈默风弄来,就算不能根治,至少也不会让他咳得连觉都睡不着。

        ……明天一整天没我的戏,沈哥大后天生日,生日礼物也正好可以在明天准备。就直接说回了市里一趟,来回十小时车程,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叶辰目光游离,暗地拟定乌鸦反哺的小计划。

        “怎么办呢,这儿也没有你种的梨……”沈默风喃喃自语着,朝小何一摊手,“我烟呢?”

        “刚说完少抽!”小何心态略崩。

        “不是要抽,”沈默风一笑,“给我。”

        小何黑着脸把一包烟拍到沈默风手上。

        沈默风转手就把烟和打火机塞给叶辰了。

        叶辰一愣:“您这是……”

        “你不是说让我少抽吗,”沈默风面露戏谑,愉悦地逗弄着叶辰,“别光嘴上说,身体力行一下,管着我点儿怎么样?”

        看穿一切的小何不禁扶额叹气:“……”

        这明显就是找借口好跟人家小孩儿扯皮呢,小何蛋疼地设想着沈默风可能使出的套路和招数……

        要就是光天化日的时候跟人要烟,也还算能忍,这要是三更半夜烟瘾犯了,非得钻人家被窝里来一根……可他妈咋办?等着公安机关法办吧。

        “好。”叶辰单纯,不知面前这两人心里的弯弯绕,揣起烟和打火机,当真一板一眼地和沈默风定起规矩来,以尽到自己孝子贤孙的职责,“那我以后就帮您记着了,一天控制在半包以内,您看行吗?”

        沈默风盯着叶辰写满一本正经的脸蛋,快被可爱疯了,不假思索道:“行。”

        叶辰认真道:“那您万一偷偷抽别的烟呢?您也不可能就带了这一包,要不您就都放我这吧?”

        沈默风乐了:“你抄家呢?”

        叶辰猛摇头:“不是不是!您别误会……”

        岂料沈默风却轻轻咬了下嘴唇,放软了声调,含笑道:“怕什么……又不是不让你抄。”

        那语气浪得,浪出花了都……

        沈哥啊,我可怜的沈哥!小何旁观者清,看得真切无比。

        人家叶辰这多明显的哄爹的语气,您怎么就突然浪起来了呢?!

        “你把我车里、卧室里那些烟都送叶辰那儿去。”沈默风扭头交待小何。

        “好。”小何并不敢说什么,夹着几条烟下了车。

        “这还没怎么着呢,”沈默风脑补得一阵发飘,轻嗤道,“家底就全上交了,想抽根烟都得……”

        问媳妇儿要。

        他没说出后半句,只是笑了笑。

        叶辰懵懂地跟着笑了一下,脑中迅速转过一个抠抠搜搜的念头:

        要真能帮沈默风管“家底”那得有多爽,以沈默风的家底,哪怕就简单地存个余额宝,每日收益都够自己一家老小穿衣吃饭了,说不定还够攒钱买拖拉机的……正所谓人穷志短,叶辰的脑子都被意淫中的余额宝收益占满了,没去纠结话中的暧昧,低头把烟和打火机揣好。  

  http://www.lewen0.com/0/3/476477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