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没钱 > 第19章 第十九章

第19章 第十九章

        最后一天的这几场戏中有一场是压轴的,为追求更强烈的冲击感,陈导临时给这场戏增添了许多变动,此时正急着找演员说戏,叶辰却不见踪影。

        “叶辰呢?”急脾气小老头不耐道。

        小高打不通叶辰手机,忙扭头跑开“辰哥应该化妆呢,我去找。”

        陈导瞪圆了眼,语气不善“化个妆化这么长时间?”

        “叶辰……”沈默风吊儿郎当地一笑,“给我跑腿儿去了,我叫他回来。”

        陈导的眼刀嗖地转了方向,改扎沈默风“让人家小孩儿给你跑什么腿!你助理呢?!”

        “马上马上。”沈默风含笑应着,往叶辰化妆室的方向走去。

        叶辰果然没在化妆室,沈默风合上门,正想去别处找,却忽然听见化妆室拐角后叶辰刻意压低嗓门的说话声,语气似是在与人争辩什么。

        沈默风本没打算偷听,还绅士地退开几步,奈何叶辰那句话带着他的名字直往他耳朵里钻,由不得他不听。

        “……当年我为了追逐我沈哥的步伐,拼死拒绝继承家业,和家里闹翻……”

        “……我是为了沈默风,沈默风就是我的梦。”

        沈默风闻言,静立原地,眸子微微颤动。

        叶辰嗓音清亮,盈着满满的少年感,那恳切又执拗的一字字,敲得他心都疼了。

        可怜的沈影帝,难得抛弃节操听一次墙脚,听的还是个假墙脚……

        沈默风正犹豫着要不要制造些响动提醒叶辰来人了,叶辰那边就没了声音。沈默风静待片刻,绕过墙角,见叶辰正垂眼望着手机屏幕,容色郁郁寡欢,长吁短叹,满脸求而不得的渴望与失落。

        ……用脚趾盖想都知道叶辰是在看什么。

        “咳。”沈默风清清嗓子。

        叶辰抬头,满脸见鬼地看着他“……”

        “陈导找你,老头闹脾气了。”沈默风险些被叶辰惊悚的表情逗得破功,面上却不动声色,“回去就说是我让你跑腿儿的……”沈默风忍笑,“别说躲在这打电话呢。”

        叶辰唇瓣翕动片刻,机械道“您……听见了?”

        “不小心的。”沈默风轻嗤。

        叶辰“那您……听见多少?”

        沈默风回味片刻,悠悠道“从你拒绝继承家业开始。”淡然神情中漾着一丝即便以影帝级的演技也无法掩盖的浪。

        叶辰闻言闭嘴。

        我沈哥可能就是这个被假粉忽悠的命吧,早不听,晚不听,偏偏听见那几句……叶辰忧心忡忡地想。

        ……

        在市内进行拍摄的最后一镜也收尾后,当天傍晚剧组便开拔前往野外取景地。

        剧组车队浩浩荡荡地爬行在山路上,道路两边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叶辰放低座椅靠背闭眼假寐,风衣里怀依偎着一只凡人看不见的混沌宝宝。小橘毛团睡得酣甜,偶尔会冒出咕吨咕吨的轻柔呼噜声,它一打小呼噜叶辰就会把手指伸进里怀,在那软嘟嘟的小团子上轻轻戳一下,被戳到的混沌宝宝会打个激灵,随即立刻恢复安静。

        混沌宝宝前几天从初诞期进入幼崽期,不仅体内空间有所扩大,还获得了变人形的能力。与其他宝宝相似,混沌宝宝的幼童形态也相当可爱,短胳膊短腿儿,馒头似的小胖手,白白净净的小圆脸儿……唯一的缺憾就是脸蛋未免也过于白净了。

        白净得连五官都没有,那可真叫一个又白又净……

        叶辰那晚起夜,睡眼惺忪间瞥见地上站着一个白板小孩儿,吓得一秒蹿到神兽崽崽们的床上抄起一只玄武宝宝,把他龟壳朝外当盾牌。

        “咕吨。”白板小孩儿一歪头,小胖手攥紧成两枚小拳头,似乎在发力,发着发着,忽然啵的一声,那白板脸蛋儿上便长出了一张嘴巴,“哥哥,我是沌沌呀。”

        已猜到七八分的叶辰紧张地咽了下口水,好声好气商量道“五、五官能再……稍微多长点儿吗?”

        “咦……”这时,被叶辰举在半空当护盾的玄武宝宝终于将眼皮掀开了一条缝,艰难地抱怨道,“哥……哥……我……困……”

        “能再长点儿的!”混沌宝宝再次攥紧拳头发力,憋得脸蛋通红,随着啵、啵、啵几声轻响,眼睛鼻子眉毛耳朵也纷纷呈现在混沌宝宝的白板脸上。

        叶辰蜷在床上举着索性睡了过去的玄武宝宝壮胆,轻咳一声,委婉提醒道“好像还少一个鼻孔?”

        啵,左右鼻孔齐全了。

        “好累呀……咕吨。”混沌宝宝五官俱全的状态还没坚持十秒,嘴又没了。

        “你长着五官要是累……那就别长了。”叶辰紧着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定情绪,气若游丝道,“哥哥适应适应,没事儿。”

        混沌宝宝奋力把嘴巴长回来,很懂事地照顾哥哥的审美“我还是等长大一点儿再变人形吧。”语毕,变回橘色小毛团的模样飞到叶辰肩膀上蹲好,用翅膀尖儿碰碰叶辰的面颊以作安慰。

        ……

        晚上十点,剧组车队抵达了取景地附近的小村子,单程耗时五个小时。这个小村子不在京城管辖范围内,地理位置上属于邻省,由于地势崎岖,交通运输不发达,土地也相对贫瘠,这一带的村庄经济发展相当落后,生活条件与城市毫无可比性,说是另一个世界毫不夸张。

        奈何这村庄附近有一片极其适合《问鼎》取景的诡异地貌,那些被风霜自然蚀刻出的岩壁呈现出一种扭曲与疯狂的状态,宛如千万条妖邪肢体的化石凝固于其上,令人望之生畏,与《问鼎》古风克苏鲁的妖异风格相当吻合。

        电影剧情进行到后期时,妖邪皇帝的肢体已在整座皇宫的地下蔓延,宫中人心惶惶,两位血脉受到污染的皇子也随时面临着危险,他们逃离皇宫,来到一切邪恶开始的地方寻觅一线生机。

        《问鼎》外景部分的剧情着重于揭秘,角色们在勾心斗角的同时层层推理,抽丝剥茧,循着种种乱象与线索追溯深藏于这代王朝根源中的阴暗秘密,开国皇帝与邪祟的交易,皇族受污染的血源,妖邪诞生的原因与其真正的目的,将它彻底铲除的方式……这些就是接下来两个月的拍摄内容。

        这地方的风景虽极具特色,但太过硬核与诡异,看久了怕是要掉精神值,因此无人开发旅游。而寻常题材的影视剧也犯不上专程来这取景,故而这附近方圆百里除去零星几家塞满山寨货品忽悠本地村民的小卖店之外毫无商业活动的痕迹,什么酒店、餐厅、大型超市,一律不存在。

        生活制片早已联系好了十几户农家,这两个月内剧组上上下下全体人员,从超一线流量到跟组龙套,无一例外地都要分散着住进这些农舍里,结结实实地体验一把田园生活。

        旁人倒是好说,小何想起他们家沈大少爷,心里叫苦不迭。

        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沈默风也是个能吃苦的,但凡拍戏有需要他绝不矫情死冷寒天在泥浆里一泡几小时他不当回事儿,剧组赶进度睡眠不足熬死熬活他从不抱怨,动作戏这磕坏了那碰伤了他也不会磨磨唧唧邀功卖惨……

        可一旦从拍戏状态回归到生活状态,沈大少爷逼事儿之多实为小何平生所仅见荒山野岭里住着帐篷拍戏时,连女演员都跟着灰头土脸的,沈默风却干得出雇人专门挑水上山供他洗澡的事儿来;出门住酒店,除了地板和地毯不用换,其他但凡和沈默风贴身的东西一律要替换成自带的;无论在哪,楼上房间与隔壁房间不许住人,都要包下来,以免开关门和走动声打扰他飞升……

        剧组成员纷纷下了车,小何苦着脸,和小刘一起把沈默风要用的东西一箱箱往农舍里搬。这趟光是软硬度与材质不同的枕头他们就给沈默风带了四个,其他琐碎物品自不必说,可惜吃饭这方面实在是没办法。

        小何生无可恋地望向农舍门前挂的那几串干瘪的大蒜,估量了一下这地方的饮食水准,又品了品沈默风的事儿逼程度,觉得等《问鼎》杀青沈默风估计也就变成路边饿殍了,而且八成还得像卖火柴的小女孩似的,一手攥包烟,一手攥枚打火机,脸上凝固着一个属于老烟枪的安详笑容。

        小何正唉声叹气地在这间农舍最大的屋里整理东西,叶辰忽然探头进来张望了一圈,问“沈哥没在?”

        “没。”小何换上笑脸,“辰哥有事儿吗?”

        叶辰垂眸,目光扫过小何脚边整理箱中花样繁多的高档男士护肤用品,羡慕得呼吸都是一窒。自没钱之后,叶辰连敷面膜都是一张面膜剪成两半,一次用一半前十分钟敷左半边脸,后十分钟把半张面膜水平翻转,敷右半边脸。也亏得是他天生底子好,缺乏保养到这种地步皮肤状态也仍然能打。

        “……我想问一下,”叶辰定了定神说正事,“沈哥平时都爱吃什么,能给我列个单子吗?”

  http://www.lewen0.com/0/3/47275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