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 > 第047章 谁能够明哲保身

第047章 谁能够明哲保身

        琉璃瓦反射的光斑印在宫殿上,几棵高大的棕榈树叶伸手拂过,随着风的轻喘,微光似有若无的起伏跳跃。

        “暝痕哥哥,可有何异常?”洛小妖屁颠屁颠地跟在夜暝痕身后,也不知道夜暝痕时而俯身,时而用手摸摸地面是何用意。

        “那邪物不曾来过韶流宫,不来倒也好。”

        夜暝痕跑进寝宫,狸妃正坐在妆奁前插一只发簪,见到夜暝痕回来,她起身快步走过去拉住夜暝痕的手。

        “痕儿,何有受伤?”狸妃碍于洛小妖在此处,并未有多失态。她放开手看着她道:“小妖,你也累了吧?为何没回杉落宫去,还来韶流宫,快快坐下。”

        “狸妃娘娘,我没事,幸好有暝痕哥哥保护我。”洛小妖想起夜暝痕把她背出三元河,心里甜得像是刷了一遍蜂蜜似的。

        狸妃把洛小妖的神情都看在心里,她牵着洛小妖走到桌边,给她沏了杯热茶。“小妖,那今日可要留在韶流宫?我命人给你宫中送封信,以免你他们担心。”

        “母妃,她要回去的。”夜暝痕眉头拧成一个‘八’字,真搞不懂自己这个母妃,唯为何对洛小妖比对自己还好。

        “嗯嗯。”洛小妖点头:“要回去的,要回去的。”

        洛小妖话才说完,韶流宫门口便来了无数不速之客。最前排的是十多个敲锣打鼓的小妖,紧跟在之后的是二十多个长相奇美的女子,她们一边走一边翩翩起舞;再后面是一头长着翅膀的巨象,背上架着一顶纯白色的帐轿,最后面的便是妖兵和无数妖宠。

        队列在街集上尤为气派,街妖们想要避而远之,可又不能不列阵恭迎。有如此大的阵仗的,除了帝妖群,便只有杉落宫了。

        小妖禀报道:“禀狸妃娘娘,杉落宫来人,应是要接洛小主回去。”

        “我爹就是麻烦,我又不是自己不会回去。”

        洛小妖眼神从未离开过夜暝痕,倒是夜暝痕长舒一口气,这只富贵鸟总算是要走咯。若是真的留在韶流宫,还不烦死人才怪。他想着想着笑起来:“嘿。”

        “痕儿,你傻笑什么?还不快去送送小妖,你看看再这妖界,除了小妖,还有谁肯理你。”

        狸妃指责完夜暝痕,又从奁盒中取出一个镯子往洛小妖手上套:“小妖,我知晓你从小在杉落宫不愁吃不愁穿,哪怕是想要天上的月亮,洛长老也会去帮你想办法摘下来,可你这次在妖尊盛会帮了暝痕也帮了韶流宫,此镯子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望收下。”

        “狸妃娘娘见外,我早已经把暝痕哥哥当做一家人了。”狸妃手上的镯子色泽不错,看得出来不是稀罕物,但洛小妖不知的是,那是狸妃专门给未来的儿媳早就备好的。她要是知道,定不会拒绝。

        狸妃把镯子一塞再塞,洛小妖一缩再缩:“拿着吧小妖,还是你嫌弃这镯子不够好不够美。”

        “自然不是,我只觉得……”洛小妖脸红成一片,后面的话她还没来得及说。

        夜暝痕把狸妃扶到一边道:“母妃,你也真是,小妖她那需要这一两只手镯子。”狸妃一连对夜暝痕使出好几个眼色,他不知是故意装作看不懂,还是真的不懂,还是把狸妃扶到凳子上坐着,然后转身拖着洛小妖出去了,只留下一声:“母妃,我送她出去呀!”

        狸妃坐在凳子上,把洛小妖没喝过的茶一饮而尽,待夜暝痕回来时,狠狠瞪了这个不争气的儿子一眼。

        “母妃,你可还好。”夜暝痕问道:“可还在咳?”

        “哼,你说你为何这般笨?”狸妃恨铁不成钢,气得又给自己倒盏茶:“我看得出来,小妖那丫头很是喜欢你。那镯子上有情丝线,定能把她的情丝再加深几分,如此一来哪怕洛烈再看不上你,只要小妖认定你,那也是极可能成的。”

        “成什么成,母妃,你可莫要瞎掺和。”夜暝痕说道:“我和小妖没有男女之情,我待她如同亲妹,仅此而已。”

        “我看不止吧。”狸妃把凳子拉近夜暝痕几分说道:“我看小妖那样子,你们在三元河可是发生了些什么?”

        “没有。”夜暝痕在狸妃要继续追问时,赶紧找了个借口跑开。

        狸妃问道:“这么晚你要去何处?”

        “有些事要处理一下。”夜瞑痕跑出庭院一脚蹬在假山,接着一个横垮越上屋顶。他吹了声口哨道:“出来。”

        妖尊盛会之前,他让那只小鼠去查过烧麦铺子,想来过了五日,该有消息了。

        “吱吱吱……吱吱。”

        “你是说从妖尊盛会前一个月,烧卖铺便未买过生肉?”

        “吱吱。”小鼠的两只小爪子缩在胸口,仰着头看看夜瞑痕又点点头。

        “那后来那两个帮工可回去了?”

        “吱吱吱。”小鼠回答道,‘没有’。

        “可找打那肉馅从何而来?”

        小鼠还是回答了三声:“吱吱吱。”

        “唉,妖界恐怕也不安生。”夜瞑痕拿出一片绿荧荧的叶子递给小鼠,“吃吧。”

        那个烧卖铺子有问题,夜瞑痕第一的直觉是这样的。

        妖尊盛会所有小妖都要参加,那家烧麦铺子的帮工是两个及冠的小妖。老板娘虽是一条五花蛇,可她有眼疾,买肉馅这种事情她不会自己去。那两个小妖不会为五花蛇开给的妖叶子,便连自己性命都不顾,多半早已离开烧麦铺子去修习法术。

        那日夜暝痕走进烧麦铺子乃是偶然,他只是想去尝尝以前那个熟悉的味道,不曾想却发现烧麦里的肉馅极为鲜美,一点也不像

        是储存了多日的样子。他那日让小鼠去查烧麦铺子的肉馅从何而来,小鼠却没有消息了。

        曾经日日都要去的烧麦铺子变得疑点重重,攻击狸妃的邪物也一点出现的迹象都没有。夜暝痕不禁有一点烦躁,所有事情的源头都断了,也不知那邪物可还会来韶流宫,还有人界的事情也没完。他撸起衣袖,手腕上的印子基本已经淡去。

        难道人界的事情也有了转变?生死誓消失有两个可能,一是缔结誓约的人死去;或者就是事态在随着他的誓言一样。

        第一种明显不可能,他还活得好好的;第二种的话,他当初答应牟红要帮幻邬国,但紫魏国毕竟是他待得时间最长的地方,还借了飞羽疾风镜,要他抛下紫魏国,他也是不忍的。

        “公子,药师宫来的消息。”一个女婢轻轻悄悄走到夜暝痕跟前,把手中的信件递给他说道:“药师说此信只能交给你一人。”

        “好,多谢。”夜暝痕接过信件动手就撕,结果发现信件扭曲做一团。他笑道:“那棵老茶树何时变得这般谨慎。”说完发现送信的女子还在跟前,脸上一脸痴迷地看着他。

        额,长得俊美也是一种烦恼。夜暝痕抬头道:“你可还有事?”

        “没,没了。”女子吸了一口快要漫延出来的唾沫,捧着脸跑开。“啊!公子看我了。”

        夜暝痕摇摇头,然后咬开自己手指上的一点点皮:“老树精是故意让我流血。”他把血抹在信件的封口处,那信件便消失不见,最后变成一句话从他的掌心穿进。

        信上其实没有多说什么,就是说之前狸妃撞的邪物已经不在妖界。

        “我得回人界一趟。”夜暝痕将韶流宫检查过一番后,又把一叠符咒交给一女婢,让她等洛小妖来韶流宫的时候再交给她。

        “痕儿,你回来不过八日,又要走了?”狸妃跑出寝殿追上夜暝痕的脚步。

        “母妃,我……”夜暝痕捏着身上的包袱说道:“嗯。”

        “你做事我从未管过你,可是眼下我怀疑妖界管得会很严。明日的妖尊大典,你若是不去,恐怕会遭人非议。”

        狸妃爱子心切,她虽曾期望夜暝痕能像别的妖王那般,在妖界混得风生水起,可这也是多年以前的希望。她现在只想同夜暝痕在妖界,平平安安地度过余生便可。

        “母妃,你可知你重怅夜昏倒不是偶然,我怀疑有邪物作祟。韶流宫多年以来,何时发生过这种事?”

        夜暝痕知晓狸妃在劝自己明哲保身,做一只彻彻底底的缩头乌龟。可如果真有这么简单,他也想安安稳稳度日,在人界潇潇洒洒,就做一只无拘无束的小猫妖。

        夜暝痕看着黑漆漆的天道:“母妃,韶流宫中我曾下过人界的一种封咒

        ,可是邪物竟然能破封咒,便不是一般的邪物,还有在三元河。”

        “三元河?痕儿,你受伤了?”狸妃听到三元河,心里一下子惊起来。她被邪物缠身都不要紧,可是夜暝痕不能有半点闪失,那是她在世间的唯一。

        “没有,我倒是未曾受伤,可是母妃,我们都不知道那邪物到底有多强大。韶流宫,三元河,你,还有我。可见邪物是冲我们而来,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

        夜暝痕说道:“药师在妖界最为正直,他给了我一个消息,说是邪物已经不再妖界。我们不知它去了何处,若是等它再回来妖界,不知还会变成什么。”

        “好。”狸妃依依不舍地多看了夜瞑痕几眼,“去吧,你自己小心些。”

        “母妃你……”

        “不用担心我,重怅夜已过,无碍。”

        (本章完)

  http://www.lewen0.com/44/44158/86572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