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 > 第030章 智取飞羽疾风镜

第030章 智取飞羽疾风镜

        魏宗灰暗的眼睛里闪过一抹亮色,谢霖出身贫寒毫无背景,一路凭着自己的本事坐上丞相的位置,也不结党营私甚是清廉。只是宫中的关系又怎会这般简单,他不与别人狼狈为奸,那么献出的计策越是深得皇上赏识,不少人便盯他越紧,就等着他走错一小步,把他这棵大树扳倒。

        “谢丞相,紫魏国一向不祭天拜地,你突然举荐一个神者是何意?”

        听到别人的质疑声,谢霖也不恼怒,走向前一步跪在地上说道:“皇上,他是臣坐下的一名客卿,臣本想将他引荐为官,此人却是不愿。实不相瞒,他之才在臣之上。”

        魏宗听谢霖这么夸那个神者,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他自己提拔上来的丞相他最为清楚,谢霖绝对不是那种野心勃勃想要独霸朝堂的人,只是他也清楚,别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他更清楚的是,朝中的两股势力不能有半分偏差,有些人哪怕知道是个小人也不能处置,只能在中间权衡。

        御史大夫对身后一个官员使了个眼色,那人便爬到前面道:“既是丞相的客卿,丞相只需将此事告知于他,让他帮你提出法子便可,何须大费周章地在圣上面前啊,提及此人,恐怕谢丞相醉翁之意不在酒。”

        谢霖早猜到定会有人出来驳他,从他治理蝗灾有功,名声大噪开始,宫中的大小官员便处处给他设坎,要不是皇上是个有头脑的,自己的脑袋早就掉好几次。他不紧不慢地说道:“虽为我客卿,但此乃国家大事,怎可以随意告知他人?”

        “丞相竟说那人才能在自己之上,恐怕朝中之事说与那人也不是一次两次吧?不然丞相怎可就此断定那个神者是有才之人?我们并不与丞相时时在一起,怎知丞相说的是真是假,就算丞相把朝中机密告知那人,我们也是不知道的啊。”

        “宗正大人此话可不能乱说。”

        “丞相大人在此关头贸然推荐神者,此事还请皇上三思。”

        魏宗道:“丞相说此人有才,那此人必定有才,便请丞相择日带他入宫,起来吧。”

        谢霖起身道:“是皇上。”

        谢霖身后那些人脸色一个比一个难看,再这么下去,所有人连手都斗不倒谢霖一人。

        “众爱卿可还有事?若无事便退朝吧。”

        众人在朝堂混迹多年,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皇上已同意谢霖带什么神者入宫,再多说也无益,便全都闭上嘴。

        谢霖回到府中便写一封书信,命人骑快马送到皇城郊外的客栈。夜暝痕正好同蓝暖玉出来买药材,小二便把信交给他们。

        蓝暖玉手里捏着一只鸡翅说道:“信,什么信,我看看。”

        “别人给我的信,你凑合什么?再说,你看得懂吗?”夜暝痕把信拆开

        ,上面只有一个字‘成’。“回去收拾东西,我们要进城。”

        “进城作甚,可是为飞羽疾风镜?”

        “走了。”

        蓝暖玉飞筐次数坐得多了,倒也没当初那般害怕。她捏着粗麻绳问道:“我们要去城里,九萌是我的灵宠,它该如何?”

        “你看看你,还知道九萌是你的灵宠。来此处都有三个月了,你竟然还不能将它收起。”夜暝痕摇着头:“你可真是……笨。”

        “哎呦,你看我都没有偷懒,我就是学不会嘛,也不知为何,这灵力一到胸口就直接进肚子了。哪会学你们留在什么丹田?”

        “……”夜暝痕狂晕,“既然你不能带九萌,便把它留在这。”

        “可它自己在这多可怜,那些怪人整日思摸着:‘这么大只松鼠,煲汤定是味道不错。’我都听见好几次了。”蓝暖玉看着夜暝痕:“要不你带着它?”

        “又不是我的灵宠,我如何带?”

        “你把它装进那个盒子不就成咯。”

        “蓝暖玉,你可消停些吧。本来我那盒子里面就带些药和吃食,自从遇到你,你说说那盒子被塞成什么了?”夜暝痕打开盒子,里面被东西塞得满满当当,一开始打开便光芒四射的盒子,现在光芒全被东西遮住。各种衣裳、面具、香囊、还有臭豆腐、糖人……

        蓝暖玉干笑道:“呵呵,呵呵呵,也……不是太多,挤挤还是可以塞进去的。”

        “想的美,不成。自己的灵宠自己解决。”

        “暝痕哥哥,暝痕暝痕,暝痕痕……”夜暝痕置之不理,蓝暖玉止步吼道:“夜暝痕!”

        “干嘛?”

        “夜瞑小痕痕,你就帮帮我呗。”蓝暖玉央求着。

        夜瞑痕抖抖身子:“……正常说话可好?鸡皮疙瘩掉一地。”

        “你看九萌多可怜,你看我多可怜,万一在城中遇到危险,九萌还能放个迷魂屁不是?”

        “嗯。”

        “你这是答应了?”

        “九萌确实你比有用。”

        “哎呦,夜~瞑~痕?”

        最终夜瞑痕还是没拧得过蓝暖玉,带上九萌一同入城来到谢府。

        蓝暖玉撇嘴问道:“我们为何来谢府?”

        夜瞑痕回道:“自然是有事。”

        “那我可不可以不进去?”

        “可以。”

        “好吧,那我便在外面等你。”

        “噢,好。不过我今日要住在谢府,你确定要待在外面?”

        “嗯,啊?为何?”蓝暖玉冲口而出道:“你不是不想在谢府嘛?为何在住谢府?此次不会那么巧,客栈又满客吧?”

        夜瞑痕道:“省银子。”

        “省……省银子?夜瞑痕你这么有钱,你省什么银子?”蓝暖玉想到那座对她充满敌意的‘山’,心里直打咯噔。

        “

        再有钱也被你吃空了。”夜瞑痕白了一眼蓝暖玉,心里却觉得她的脸色甚是好笑,动手敲敲门道:“可有人?”

        开门的依然是前次的小厮,他看到夜瞑痕也没了之前的无礼,躬腰道:“原来是夜公子和蓝姑娘,快快请进。”

        “哎?你不用同那个老板禀告一声吗?”

        “老板?噢,谢老爷已经吩咐过,他正在书房等候二位。”

        听那小厮的意思,已经知道他们会来此地。蓝暖玉愁眉苦脸地跟着夜瞑痕走进院里,倒是很稀奇地没听见地动山摇。“嘿小哥,你家小姐呢?”

        “谢老爷得知夜公子和蓝姑娘会来此,已将小姐送去她婶子家。”

        蓝暖玉嘀咕道:“那就好那就好。”

        “蓝姑娘说什么?”

        “噢,我说那真是太可惜,我还给她带了些礼物。”蓝暖玉笑着看向夜瞑痕,求助地挤挤眼睛。

        夜瞑痕才不吃这一套:“蓝暖玉,你何时给人家备的礼物?”

        “就是……嗯嗯。”蓝暖玉回过头迎上小厮的眼睛:“噢,我学来一支瘦身舞。”

        夜瞑痕瞪眼:你就接着胡扯把蓝暖玉。

        “瘦身舞?那可真是可惜,我家小姐不在。”小厮反应过来客人还在庭院里站着,匆忙把人迎进屋前说道:“二位请进,老爷就在里面。”

        谢府的书房充斥着一股潇洒风雅的书卷气,镂空的雕花窗桕中印出斑点的细碎阳光。只是屋外每个面都有一个人把守,与这清新闲适格格不入。

        谢霖看到夜瞑痕连忙起身作揖道:“神者。”

        “谢大人不必多礼,此事本就是我有求于你,这些礼数便省去罢。说了多次,叫我夜瞑痕便可,别神者来神者去的。”

        虽听到夜瞑痕这样说,谢霖还是将礼数做完整,满是歉意地说道:“夜公子,前次小女任性,叨扰了公子,且碍于宾客众多,我一直寻思着同公子略表歉意,可一直不曾找到机会。”

        夜瞑痕坐在凳子上问道:“行了行了,也不是何大事,用不着这般严肃。说说我们何时进宫?”

        “还要进宫?”三月前两人入宫险些小命不保,蓝暖玉想起来还心有余悸,怎么又要进宫了?

        谢霖忧心忡忡地说道:“自然是越快越好。眼下紫魏国的形势严峻,皇上急得团团转,一日不解决此事,便一日不得安生。”

        “好,谢大人备马。”夜瞑痕说完,又看看蓝暖玉,又道:“谢大人,你先让人备马,我们用过午饭便去。”

        谢霖点头:“好。”

        出了书房,蓝暖玉说道:“夜瞑痕,我怎会一头雾水的?你起码告诉我来龙去脉吧?”

        夜瞑痕道:“十六年前幻邬国同紫魏国曾发生过一场战争。”

        “这个我知道,便是牟红

        说的那一战,为的是争夺飞羽疾风镜。”

        “是也不是。国与国之间边境交战时有发生,飞羽疾风镜不过是引火线罢了。紫魏国国君御驾亲征平定边境,魏宗当时年轻气盛打进幻邬国国都,两国皆死伤无数,最后紫魏国大获全胜,凯旋而归。”

        “人界的战乱哪说的清楚谁对谁错,后来呢?”

        “魏宗同牟轲烈签下一纸契约,两国结为友好邻邦,誓不再犯各国疆土,并且带回牟轲烈最疼爱的女儿牟红。”

        “再后来呢?”

        “幻邬国一直以此战为耻,虽签下了友好契约,可他们从未忘记心中的仇恨,就等着一个时机打败紫魏国一洗国耻。”

        蓝暖玉了然说道:“噢,我明白了,现在时机来了。”

        (本章完)

  http://www.lewen0.com/44/44158/8598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