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妖帝宠妻:呆萌仙子很嚣张 > 第006章 救命恩人竟索屁

第006章 救命恩人竟索屁

        夜瞑痕向桃婶道了谢,回到屋里关上门,再看榻上的蓝暖玉,又变得毫无生气,适才他是用妖术让她维持短暂的形态,现在妖术褪去,她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血浪宝沙的剧毒在人的身上是解不掉的,并非真的不能解,而是解毒的过程肉体凡胎挨不过去。但是眼下昏迷不醒的女子是天界的人,或许可以死马当做活马医试试。

        夜瞑痕从塌下的暗柜里找出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放着许多瓶瓶罐罐。他取出其中的一小瓶,滴了几滴液体入蓝暖玉塌边的白莲上,又用法术把白莲融进她的身体。

        眼看着白莲入体慢慢变红,夜暝痕赶紧收法术,只要把莲被收出,她体内的毒性应该可解。血浪宝沙即将被引出来之时,红莲突然合拢并放出一道红光,继而碎成无数流沙回到蓝暖玉的体内。

        红光如同刀刃刺破夜暝痕的手指,在他的手上留下一条不大不小的伤口。“怎会这样?不应该啊。”夜暝痕看着塌上的女子,“莲魂都能被你吞噬,你究竟是何人?还得再想想办法。”

        一晃一月已过,蓝暖玉还是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更奇怪的是夜瞑痕手上的伤也一直未愈合。

        桃婶去帮他屋里女子换衣裳的事,一传十十传百,几日后居然传成‘桃婶去帮夜瞑痕换衣裳’,此事引得村里争吵数日。夜暝痕倒是懒得管这些闲言碎语,反正日子一便消失殆尽了。

        今日夜暝痕正坐在塌边的凳子上,沉思着还有何种化解血浪宝沙的办法没试过。一股困意袭来,他杵着头打算小憩一下,竟沉沉地睡过去,还做了一个离奇的梦。

        一个女子背对着他站在陡峭的悬崖边上,他想要问她是谁,女子竟先开口:“若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可还会爱上我?”

        “会。”夜暝痕还没开口,身边已经出现一个一摸一样的自己。

        “可我终是要走,此生遇你无悔!”

        女子说完化为一缕青烟,夜暝痕想问那个‘自己’,却被不知何处飞来一脚踢在脑袋上。“不是吧,怎么在梦中还被踢?”

        “啊!!!”

        夜暝痕被一声尖叫吵醒,他想抬起头,脖子上的重物正死死的压着自己,只用余光看见塌上的女子捂着脸狂吼。

        “小姐,被踢的人是我,你喊什么?”夜暝痕无奈地看着她,心想到她竟然醒了,这女子还真不是一般人。

        “你是谁!”蓝暖玉警惕地瞪着夜瞑痕,“你要对我做甚!你离我远点,否则我要喊人了。”

        “这是我家。你从天而降,打碎我的血浪宝沙。既然醒了,尽快想办法把东西还我,至于这救命之恩……”夜暝痕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却没说话。

        蓝暖玉想到自己从诛仙台落下,要是没有他

        ,恐怕自己真一命呜呼了,这救命之恩倒不会有假。只是怎么还,她现在身无分文,而且人界的话本子上,救命之恩都是以身相许什么的,这家伙的眼神什么意思,虽然自己是有几分姿色,但她是要嫁给百里的人耶。

        蓝暖玉捂着自己的衣领,弱弱地问道:“不……不用还了?”

        “屁!自然是要还的,只是我还没想到让你还什么。”

        “你的要求真奇怪,哪有要人还屁的?”蓝暖玉使劲挤出一个悄悄屁,然后羞红了脸。

        “此屁非彼屁,这是人界的一种……”夜暝痕不知如何描述,索性不在解释,“你这腿要架在我脖子上几时?什么味道?”

        “哦,不好意思。”蓝暖玉脸更加红了,她收回自己架在夜暝痕脖子上的腿,却连带扯下他的书生帽,帽下的一头银发散乱开来。“你说晚了,我以为你让我还屁。你不是人?”

        夜暝痕已经许久不曾脱下书生帽,此时他从蓝暖玉的瞳孔看到自己毛茸茸的耳朵,还有些不自在。“我若是人,你还会活着么?”

        “这可不一定,本姑娘从来福大命大,说不定本来就不会死。”蓝暖玉见眼前的男子对自己没有威胁,便细致地观察起来。

        这男子的脸有棱有角异常俊美,斜飞的剑眉下面有一双柔和的桃花眼,虽说看似浪荡不羁的样子,却又蕴藏着精明。一对猫耳在银发中傲然的立着,再配上高挺的鼻子和薄厚适中的嘴唇,倒也是生的风流韵致。比起百里流轩嘛……若不加情怀分,一时也难分高下。

        “看够了吗?”夜瞑痕在蓝暖玉的眼前打个响指:“莫不是被我的英俊潇洒给震住了?”

        “噗。”蓝暖玉翻了个白眼,这小猫妖还真是自大,此时不聊别的,更待何时。“我蓝暖玉,小猫妖你呢?”

        “小猫妖?我很小吗?”

        “不小,你一点都不小。”蓝暖玉露出一个虚假的笑脸:“请问猫妖公子名讳为何?”

        “夜瞑痕。”

        “多谢夜公子的救命之恩,不过我得回天界去。不瞒你说,天界的明日乃是我成婚之日,至于血浪宝沙和救命之恩,我有机会定还你。”蓝暖玉伸出五指算了算,又问道:“我睡了多久?”

        “一月。”

        “我竟然睡了一月。”蓝暖玉低头看了看自己:“快要来不及了。”

        夜瞑痕双臂环于胸口,看着凌乱的蓝暖玉道:“你这待罪之身好不容易活下来,还自个往天界撞?”

        “谁同你说的我是待罪之身?”

        “你可莫要说诛仙台是你失足掉下来的。”

        “诛仙台,我……我是被人推下来的。”

        “对啊,你是被人推下来的。”夜瞑痕饶有兴趣地盯着蓝暖玉:“我知道你是被人推下来

        的。”

        蓝暖玉摸着自己的衣裳:“懒得跟你解释,反正我不是犯大罪被扔下诛仙台的。你没对我做什么事吧?”

        “什么?”

        “我的衣裳谁换的?”

        “不是我,本公子才不会乘人之危。”

        “那就好。”蓝暖玉站起身,很快又趴下去,全身的两百零六块骨头像是被拆开又重新接上似的疼。

        夜暝痕把蓝暖玉扶回塌上:“你以为你是从树上摔下来?那可是诛仙台,能活着已经是万幸。”

        “那怎么办?我得赶回去同百里哥哥成婚,而且他兴许已经派人去凤临阁提亲了,这若是赶不上可怎么办。”

        “你还是想想自己怎么快些恢复吧,我去帮你把药端来。”

        蓝暖玉着急之余还没忘记思考自己的处境,我掉落在人界被一只猫妖所救,妖一向诡计多端,哪会有什么好心肠的妖,难道他是为了我的修为?要是这样的话,这里可不能久待。

        夜暝痕将一碗药端给蓝暖玉:“这是人界的药,对你的伤有好处。”

        “现在是有点渴。”蓝暖玉眼睛一转,接过药碗仰头喝下一大口,在夜瞑痕瞪大眼睛时,随即喷了出来。“好苦。”

        “大小姐,你可知这药得来不易。”夜瞑痕抬起衣袖擦着脸上的药汁:“再者你要吐能否换个方向,朝着我吐做甚?”

        “不……不好意思,我可没想过这人界的药这般难喝。”

        “真难伺候,我再去给你倒些。”

        “小猫妖,你为何对我这般好?莫不是觊觎我的修为……”蓝暖玉虎视眈眈地看着夜瞑痕,看他强忍的笑,赶紧用被子捂住身子:“或是贪念我的美色?”

        夜瞑痕转过身看到蓝暖玉的样子一时玩性大发,他朝着她走过去,然后俯下身子一点点靠近,吓得蓝暖玉恨不得钻进地底下。

        被子猛地被夜瞑痕掀开,蓝暖玉只听见一句充满磁性但是很欠扁的话:“你的修为早已尽散,现在连我的一个猫爪都打不过,还有你占用了我的窝一月有余,这酸臭味……你该沐浴了。”

        “喂!你这只死猫。”蓝暖玉气得大吼夜瞑痕,还从来没人说过她臭呢。按理来说救命恩人是该尊重,但这只臭屁猫,她实在是尊重不起来。

        “我还有要事,你自己待在屋里莫要乱跑,否则遇到逮你回去的天兵,我可懒得找你。”夜瞑痕张开五指,外面的药罐便飞进来对着桌上的碗一倾,碗中又注满药汁。“喝不喝随你,我走了。”

        “你这就走了?”

        蓝暖玉对着夜瞑痕的背影问了一句,他抬起手挥了挥,一瞬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抬起自己的双手合在一起,然后闭起眼睛汇聚身体内的灵气。

        口诀是对的,动作也是对的,为何一点灵

        气都感觉不到。难道她真的修为尽失了吗?那如何回到天界?如何与百里哥哥成亲?

        不可以!这是她十三万年来最大的心愿,她不能就此放弃,在人界的这一年,定要习成法术回到天界,赶上同百里哥哥约定的吉时。

        蓝暖玉小心地抬了抬脚,她的每一个部位都可以随意活动,可站起来便疼得失去力气,继而整个人摔在地上,如同废人一般。

        看自己这样子哪里也去不了,既然那只猫妖对自己没有威胁,不如就先跟着他,等伤好得差不多,再想办法回到天界找百里。

        (本章完)

  http://www.lewen0.com/44/44158/85980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