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两世欢颜 > 第107章 淳音遇险2

第107章 淳音遇险2

        夏青蝉仍天天去庾家。

        庾郎前几日亲自抱了儿子来徐淳音房中,说是让他亲近母亲,摆正了徐淳音主母的位置。

        徐家三主仆都极是高兴,从此之后新生的哥儿大半时间倒是在正院度过。

        偏院那边的下人递来消息说是檀儿苦劝庾郎方才这般,徐淳音这几日对檀儿面色也温和许多。

        夏青蝉仍满腹疑惑,但又猜不出檀儿此举意图。

        这日午后她去庾家,徐淳音主仆几人正逗那孩子玩,说起奶娘今日有些肚疼,轻云与许嬷嬷怕过了病气给哥儿,打发奶娘去歇着,两人亲自看小哥儿。

        夏青蝉这几日总见到那孩子,心中也喜爱他,今日奶娘不在,众人轮流抱着他玩,她不觉多待了一会。

        待得快日落时,她方告辞出来,快到家时方想起给那小哥儿制的一顶小帽子忘了给他,又让车夫驶回庾家。

        门上都熟识,她畅通无阻走到淳音房中,悄无一人。

        门外粗使的使女笑道“夏姑娘,哥儿有‘黄昏闹’,每日这时分都哭,得人抱着跑才好些,许嬷嬷与轻云抱着哥儿去了。”

        夏青蝉奇道“你们夫人也去了?”

        淳音这么好心?

        那使女笑道“夫人去了花园了。”

        夏青蝉又奇道“天快黑了去花园做什么?”

        那使女笑道“谁知道呢?夫人不让人跟着。”

        太奇怪了。

        夏青蝉让那使女指了方向,一路寻了去。

        花园门口遇到许嬷嬷与轻云抱着哥儿回来,夏青蝉心中有些不安,一定要拉了她们一起去。

        许嬷嬷也觉有些奇怪,把哥儿交给一个稳妥的丫头先抱回房去,与轻云两人跟着夏青蝉一路寻去。

        庾家花园并不大,很快众人便发现花坛后一间小屋亮着灯。

        夏青蝉先快步跑到近前,门推不开,她心中焦急,叫来许嬷嬷与轻云拼命推,门缝中隐约见到有人吊在半空。

        夏青蝉脑中轰然一声重生有什么意义?淳音还不是死了。活着不是不停地遇见失望,就是不停地让人失望。

        亏得许嬷嬷身材壮大,又从小最疼徐淳音,拼命撞门,竟给她撞开了,徐淳音挂在半空中挣扎,许嬷嬷赶紧过去托起她身子。

        轻云灵活,爬上凳子撕咬那白绫,很快徐淳音被救了下来,尚有气息,轻云赶紧出去大声叫人过来。

        夏青蝉四处寻檀儿不见,心中正奇怪难道真是淳音想不开?却见墙上窗户格子有些歪了,正看时,那窗户在移动,好似有人在外面试图将它安好。

        周国风俗,好些人家窗户是可拆卸的,夏日拆下,只挂一层纱帐,好让房中凉爽。

        原来是这样。

        她不及多想,转身走了出去,想到檀儿狰狞模样,又在花坛捡了一块尖角大石在手中。

        远远听见庾家的人跑来的声音。

        她走到那窗户外面,檀儿已将窗户安好,正要走开,见到夏青蝉走来,冷冷看着夏青蝉。

        夏青蝉劈头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人?”

        檀儿冷笑道“要你管么?你连个妾还没挣上呢!”

        夏青蝉想不到这种时候檀儿还在说这些没用的事,只冷冷瞧着她,又问了一声“你为什么要杀人?杀了淳音你也做不了庾夫人。”

        檀儿面上露出轻蔑神色,说道“那可未必,只要庾郎能做主……”

        又斜着眼睛瞧着夏青蝉道“你虽与我一般毫无名分,但你以后走得未必有我远……也是,你出身官宦之家,不知贫穷滋味,所以懒惰不知进取。”

        夏青蝉狠狠瞪了她一眼。

        檀儿笑了一声“夏姑娘,你可知冬日中手脚生疮有多难熬?可知饿的滋味?不是三天没吃饭那种饿,是从出生就没有吃饱过……你可知歌舞姬们要将身体练到柔软,需下多少工夫?”

        “我的过去太苦了,只有做了庾夫人才算得体面的补偿,老天欠我的,我杀人也算不得什么。”

        夏青蝉又一次提醒道“淳音便死了,庾夫人也轮不到你做。”

        檀儿摇摇头,道“你不知道,庾郎自十四岁遇到我,从未亲近过别的女人,他很听我的话。

        当然……我知道这种听话不会持续多久。

        我年纪比他大,再过几年他去参加春试,做了官,那时还会不会受我控制,那就难说了。我必须在自己还能影响他的时候做上庾夫人,他保证过我的……”

        这时远远有人叫“夫人可以说话了就是没事了!阿弥陀佛!”

        夏青蝉冷冷道“淳音没死。”

        檀儿将徐淳音下药挂上良久之后方从窗户逃出的,不意徐淳音竟然没死。

        一生打算毁于一旦,她眼中突地升起狂意,恨声道“都怪你这贱·人领了人来!”

        她愤怒如狂,走上前来掐住夏青蝉脖子,庾家不会放过自己,她至少也要夏青蝉陪葬。

        夏青蝉慢慢觉喘不上起来,双手够不着檀儿,挣扎中摸到了方才惊落在地那块尖角石头,举起来用力一击。

        檀儿瘫软在地,太阳穴被砸出一个洞,脸色灰白,瞳仁变得很大。

        夏青蝉吓得浑身战栗,哭着跑了出去,幸得马车还等着,庾家上下乱极,无人注意她。

        夏青蝉下车到得自家院中,发现自己仍紧紧握住那块石头,她觉得那石头发烫,烫得手掌疼,走到井边,将石头扔了进去。

        张锦听见声音,走出门外,见她神情古怪,问道“蝉儿,你还好吗?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夏青蝉喃喃说了句头晕,模模糊糊回房,将房门闩上了。

        半夜清醒,方发现裙子上都是檀儿的血,亏得是红裙,没有人注意到。

        不知道璧川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

        她不喜欢血腥味,幸得小桃在厨房灶上坐了一大壶温水,她沐浴之后又将那红裙洗干净,这方在桌前坐下,想起今日之事,犹自心惊。

        不知淳音还好吗?

        檀儿呢?流了那么多血,是不是需要休养很久?

        她很想有人陪伴,走到张锦门前,想到许嬷嬷说孕妇需好好休息,又走了回自己房中。

        璧川不知道在哪里?

        她去床上躺下,将带着金环那手贴着脸,慢慢睡着了。

        。

  http://www.lewen0.com/42/42811/62298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