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九天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该认命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不该认命

        道殿大殿里面,变得安静无比。

        殿外正有无数东来宗弟子惊恐哭嚎的声音传了进来,形成鲜明对比。

        6道允、魏江龙、齐远图、张明君等人,皆是尊府从安州各地宣诏而来的天骄奇才,恃才傲物,身份不凡,平时便是回到了他们各自的仙门、家族,那也会被奉为上宾,长辈们都不敢随意指责他们,而这东来宗主,却不过是朽迈老者,不值一提,但偏偏在这老者说出了那样一番话后,大殿里的气氛,便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似乎让他们感觉有些压抑。

        就连跃跃欲试的赵虹,在这时候都没有立时开口驳斥。

        他觉得这老修说的话很可笑,很荒唐,但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凝重,便不敢轻易冒头了。

        “老丈此言差矣……”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打破了场间寂静。

        说话的是身穿白袍,温文尔雅的青云间,他面上带着微笑,向老宗主轻轻躬身一礼。

        “你是南海来的神族血脉?”

        东来宗老宗主看向了青云间,似乎只一眼便看出了他与6道允等人的不同。

        青云间颔点头,轻声道:“老丈言似由衷,在下却不甚认同,人生天地之间,便须砥砺精进,更上层楼,世间多有强者出世,凌驾九天上,立道天地间。东土如此,各古世家传承万载,掌一方命运,南疆如此,各大巫仙受诸部膜拜,尤若神明,而我尊府入主北域之前,北域又何尝不是如此?那时候幽帝与三大道统如日中天,不也一样凌驾于各方仙门之上?”

        说着时,他轻轻笑了起来,道:“一千五百年前,吾祖帝尊灭了三道,逐了幽帝,自此取而代之,建下尊府,一统北域十九州,如今也不过延续当年三道与幽帝的传统而已,为何那时候你们可以心甘情愿献上灵矿珍宝,为何如今献给我尊府,便觉得是被人抢去了东西?难道说,就因为我尊府血脉,是自海上来,所以便没有了这做北域之主的资格?”

        听到了青云间的话,6道允等人,脸色都忽然轻快了些。

        似乎这样的话说了出来,便将他们头顶之上那无形的压力给揭去了一般。

        “尊府少年,你说了这样的话,便觉得可以理直气壮坐在北域生灵头顶上了?”

        东来宗主听了青云间的话,却是摇头苦笑了起来,道:“幽帝,三大道主,都只是强一些的北域人罢了,连他们自己,都不觉得与别人有甚不同,可你们不一样,你们尊府血脉来到北域,就是为了做主人来的,你们把自己当帝王,当神,却从来不曾将自己当作北域人!”

        “也是因此,你们从来都不曾将北域生灵当成自己人,或说是当成人!”

        “你们入主北域一千五百年,抢去灵脉资源无数,覆灭仙门无数,但你们又为北域做过些什么?诸地妖魔纷起,强横食人,你们尊府又去斩过几次妖魔,救过几回百姓?”

        “各方仙门彼此攻伐,混战不休,难道不是尊府担心我们坐大,故意挑拔?”

        “……”

        “……”

        他冷声说着,每多说一句话,青云间的脸色便难看一分,但他还在保持着平静,淡淡道:“老丈所言,多是猜忌之语,想我尊府入主北域之前,北域各大仙门道统,敝扫自珍,闭门修炼,神通道法,何时有过半分进步?倒是我尊府来了,才让北域天骄,有了接触更多道法的机会……”

        “我尊府来前,幽帝与三大道统,也是连年征战,纷战不休,反倒是因着我们一统十九州,这才避免了大的战局,虽然下方小仙门还时常混战,那却不是我尊府的本意了……”

        “你想说我北域修士本就自甘堕落,该有此劫?”

        “你想说我北域修士做你尊府的奴才,反而更胜过自己主宰命运?”

        “胡说八道!”

        还不待青云间说完,那东来宗主,忽然声音沉了下来:“说什么我北域道法无法进步,那万千法门,无尽典藉,难道都是凭空生出来的?说什么帮我北域陪养天骄,呵呵,那一个个绝世奇才,皆被你尊府网罗而去,养成了尊府走狗,泯然于众,又有几个长起来的?”

        “万世万物,皆有其道,你们尊府来了,便高高在上,夺我资源,断我仙路,抢我传承,绝我弟子,偶尔扔给骨头出来,还要说是为我北域做了多少多少,这凭什么?”

        他声声厉喝,已是怒如狂,一腔怒火,便似要扑到青云间脸上。

        而这声声质问,也使得青云间沉默了下来,脸色也同样变得冷漠了起来,过了良久,才淡淡开口:“天下如鹿,有德者居之,吾祖帝尊败尽北域大修,设下尊府,自该高居九天之上,北域修士,心有不甘,却不自砺自强,只落得满口抱怨,又岂是修行正道?”

        “哈哈,你说的很对!”

        出人意料的,东来宗老宗主听了青云间的话,居然哈哈大笑,认同了他的话,而他的神情,也在这时渐渐冷了下来,只是愈冷,愈是有某种力量暗蕴其中,森然道:“修行界里,强者为尊,你尊府一千五百年出了那么一个人,自然该高居北域众修之上,我北域修士反你不得,便只能暂受此侮,但你若觉得做你尊府奴才,便是我们北域修士的命,那就小瞧了我们了……”

        “修行修行,修的便是一颗不认命的心,我北域如今力有不如,但总会有些人像老夫一般,不愿认了这奴才命,毕竟,若说北域之修,天生便低你们尊府血脉一筹……”

        他说着话时,声音里已似满蕴了暗雷:“老夫不信!”

        随着这最后四个字说出,他忽然之间站了起来,佝偻的后背,在这时候挺得笔直,而后手掌向一拍,在他脚边,一个破旧的剑匣便哗啦一声破碎,从里面跳出了一道有些黯然的剑光,那赫然便是一柄飞剑,只是也不知多少年没有出过剑匣,给人一种迟钝之意。

        老宗主抬手握住了飞剑,顺指一抹,剑光登时明亮耀眼。

        而后他沉声大喝,手持飞剑,堂堂正正,挟着无尽怒火,向青云间当头斩落了下来!

        ……

        ……

        “不好,老东西敢对尊府血脉不利?”

        见着这变化,6道允等人顿时大惊,猛然之间反应了过来,赵虹第一个大叫,抬手打出一团乌光,向着老宗主缠绕了过去,而6道允等人也纷纷仗剑冲上,足足三位神道筑基,周围气焰流转,像是摧枯拉巧一般,直向着那位看起来风一吹便倒的老宗主涌去!

        那位老宗主,已经太朽迈了,看得出来,他道基不强,或许只是低阶地脉筑基,甚至有可能是灵丹筑基,再加上年老体弱,又无太多灵药滋补,所以整个身体,都已朽化,他虽然是筑基高阶,但场间这几位神道筑基,甚至是赵虹,都觉得自己可以轻松胜过他!

        神道筑基,便是筑基境界的天资最高之人,是顶端。

        而这老宗主,则代表的是筑基境界的最低端,是最普通的一类人。

        这里面的差距,甚至不是修为的高低能够弥补的!

        所以在他们出手之时,都感觉,应该可以轻轻松松,便将这老宗主击溃的。

        但谁也没想到的是,结果与他们不一样!

        ……

        ……

        哗啦啦……

        那老宗主仗剑而上,身形已挺得笔直,仿佛有某种莫名的力量,在身体最深处支撑着他那朽迈的肉身,站在距离他不远处,甚至可以听到他体内血液飞快流动的声音,迎着6道允等人袭到了身前的攻击,他忽然间怒目圆瞪,转身横扫,一霎间神威自现,绕殿而转。

        迎着他的目光,6道允等人,莫明觉得心寒,一时手里的玄法威力,都弱了许多,更是感觉那老宗主的一剑,像是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威力,远远过了他们的想象,身形不受控制,被那浪潮一般涌到了身前的剑威逼得噔噔噔连退了好几步,满面的难以置信。

        他们这样的神道筑基,绝顶天骄,居然被一个半只脚踏进了棺材的老修给逼退了?

        这怎么可能?

        这样一个快要油尽灯枯的老修,怎么在这时候,展现出了近乎无敌的气势?

        “嗡嗡嗡……”

        而在一剑逼退了6道允等人之后,那老修掌中的飞剑,也是越来越耀眼,剑身之上,居然酝酿出了一种无形的力量,而且那种力量,还在飞的增涨,无视极限一般的增涨,他大步上前,一剑逼退了6道允、魏江龙、赵虹、张明君等人,已抬剑便向青云间斩落。

        “他难道是修了什么秘法?”

        而在这时候,最为吃惊的,便是方贵。

        他小脸上满是惊疑,无法理解的看向了那东来宗的老宗主。

        他不明白东来宗主身上那种力量是如何来的,那已经出了老宗主的修为极限,一时间,方贵甚至怀疑这老宗主是不是修炼了什么提升力量的秘法,但其实他也知道,那不是因为秘法,他从老宗主身上感受不到秘法运转的气息,只能说,这就是他自身爆出来的力量。

        只是,这力量究竟是什么?

        为什么面对着这老修时,连自己都感觉有些敬畏?

  http://www.lewen0.com/39/39930/88967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