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九天 > 第二百二十五章 才高八斗

第二百二十五章 才高八斗

        “一个仙门弟子,居然让尊府血脉滚出去?”

        方贵的话,立时在这藏经殿内引起了一片哗然,周围的北域修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神惊惧又古怪的看向了方贵的,也不知惊于他的胆量,还是震于他的荒唐。

        而更难以相信的,便是白天樱了,她难以置信的看了方贵一眼,只见他面带冷笑,显然不是在与自己说话,心间顿时一阵羞恼,而更关键的是,在她看向了青云间时,他居然也只是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自己,而自己的姐姐白天雪,也良久都没有替自己说一句话。

        于是她终于还是失望了,羞恼之下,几乎要哭了出来,狠狠一跺脚,跑出了藏经殿去。

        “哼!”

        方贵见她真的滚出去了,顿时大感得意,冷笑着抱起了双臂。

        虽然刚才耍出来的那个威风,凭得不是自己的本事,但心里还是挺痛快的。

        “阁下博闻强记,只看一遍,便可以将书中道理领悟的如此通透,白天雪实在前所未闻!”

        也就在此时,自己的妹妹羞怒着跑出藏经大殿,都没有看上一眼的白天雪,忽然向着方贵缓缓开口,她从方贵身前捡了一册道卷出来,神色凝重的抬了起来,道:“这一卷太幽清月诀,乃是曾经的北域幽帝一脉传承,只可惜幽帝一脉,退走之际,毁掉了大部分的道典,而今只余残卷,我曾仔细研读此卷,却有太多疑问不解,不知阁下可否帮我解惑?”

        说出这话时,她的脸上倒是没有半点挑衅之色,像是真的在请教。

        其实如今的她还不太相信方贵只看一遍神道玄光,便能领悟出那么多的道理来,因此怀疑方贵之前可能本来就在这一卷玄法上面下过苦功夫,,所以又选了一卷,前来试探方贵,只不过,毕竟她也有些拿不准了,所以态度上,倒是显得恭谨了许多,不敢再那么托大。

        “太幽清月诀?”

        方贵看了一眼那道卷的名称,然后大咧咧道:“你想问什么?”

        白天雪认真道:“此法乃是修炼月魂之法,讲究神识幻化,尤如月挂中天,可慑对手心魄,只可惜,书中讲到了该如何修炼月魂,但神识该如何幻化,却语焉不详……”

        “那是你笨!”

        方贵照例微闭双目,片刻之后睁开了眼睛,道:“其实书里早就说到了,修炼月魂之时,便要你分化灵息,意存中宫,犹如烈日,这是月法,你当是人家闲来没事观照骄阳是修炼着玩的么?玄法本是天地之法,以骄阳投影于外,便是幻化月魂之法,你这都想不明白?”

        白天雪顿时整个人都呆住了,捧着那道卷,良久不发一言。

        她的呆呆看着方贵,眼底的震惊根本无法掩饰:难道说眼前这个北域修士,真像刚从楚域回来不久的陆真瓶所言的那样,看起来没有个正形,实际上天资过人?

        而在她身边的青云间,则更是满面欢喜,自己默默琢磨了片刻,才忍不住拍手,道:“妙,实在是妙,方君举一反三,从残篇推衍正法,弥缺补漏,天资之高,实在前所未闻……”

        “哈哈,客气,客气……”

        方贵笑着向他拱了拱手,心里暗想:“难怪棋宫魔胎天天自夸聪明……”

        白天雪足过了良久,才缓过了神来,轻轻向方贵蹲身一礼,道:“此前我们听人说方君乃是不世天骄,还心间存疑,吾妹这才不自量力,前来找方君切磋,但今日听得方君一言,白天雪已知方君才名,实在名符其实,切磋之事,只不过是一场笑话罢了……”

        说着,认真望着方贵,道:“我代愚妹,向方君道歉!”

        方贵也没想到她会这么说,眉头皱了皱,道:“免啦,现在可以让我安心看书了?”

        白天雪再次盈盈施了一礼,道:“不敢再多作打扰!”

        说着话时,轻轻将那太幽清月诀放到了方贵身前的案上,慢慢后退离开。

        而青云间,则也先向方贵行了一礼,这才坐了下来,与方贵说了会话,言辞之间,对方贵的惊人天资甚为钦佩,满面喜色,倒是看得出来是发自内心,赞叹良久之后,方才告辞。

        方贵心下十分满意,还有点小骄傲,大咧咧坐了回去,继续看书。

        只不过,看起来这一次小小风波散于无形,但引发的喧嚣却还远远没有停止。

        很快的,方贵与白天家的姐妹辩法,折服一个,骂走了一个的事情便已远远的传了开去,引出了无尽议论来,实在是一个北域修士,在尊府血脉面前如此张狂,这太罕见了。

        有人惊叹于方贵胆子之大,也有人暗中担忧,说他做了这等事,尊府岂肯干休?

        他看似出了个大风头,怕是很快要倒大楣了。

        果不其然,方贵第二日照例在藏经殿百无聊赖的看着书时,忽然间身前多了一人。

        只见此人身穿玄袍,个头不高,脸色稍显苍白,怀里抱着一卷书,向方贵躬身一礼,客客气气的道:“方君,且恕在下唐突,吾乃玄崖舟,听闻方君博闻强记,天资无双,白天家的姐妹,皆对方君赞不绝口,心诚意服,在下心间十分仰幕,特来向方君请教……”

        “又来了一个挑战的?”

        远处近处,见得了这玄崖舟前来,顿时大为惊喜,急忙呼朋友引伴,说藏经殿又有好戏看了,周围很快便多了很多人,远远的看着,不知道方贵这一次下场究竟如何……

        “你想请教啥?”

        方贵大咧咧的,并不觉得对方说的请教是客气话。

        那玄崖舟面色微显犹豫,道:“在下踏入筑基境界之后,专修幽冥鬼剑之道,不知方君是否了解过,若是没有,那便是在下唐突了,可以由方君说出自己擅长之法,再行讨教!”

        “幽冥鬼剑?”

        方贵想了想,自己好像看过这本书……

        便道:“那就幽冥鬼剑吧!”

        那玄崖舟顿时大喜,道:“方君气魄,果然无双!”

        说罢了,便认认真真打开了话匣子,滔滔不绝讲起了自己对幽冥鬼剑的领悟,还时不时抛出几个问题给方贵,言为请教,实则挑战,而方贵则是手托下巴,百无聊赖的听着,好像还打了几个瞌睡,等他说的差不多了,才忽然来了精神,道:“幽冥鬼剑,也是剑道,只不过是走的御剑一道,你这说了半天,全是讲如何修炼幽冥之法,连根本也忘了,还讲个屁?”

        一句话顿时说的玄崖舟脸都红了,半晌才道:“在下觉得,幽冥之法才是根本……”

        “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方贵一拍玉案,道:“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如果你以后将重心放在了剑道之中,好生养剑,以剑引动幽冥之法运转,那你刚才说出来的那三个问题究竟还是不是问题!”

        这一声喝,便如雷霆,震得玄崖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半晌之后,他才心悦诚服,起身行礼,赞道:“传言不虚,方君果然悟性无双!”

        又一个人心满意足的走了……

        旁边围着的众修,都已瞠目结舌了,心想这个楚域的小修士,怎么就如此的大胆狷狂,那可都是尊府血脉啊,他居然毫不客气,想骂就骂,想拍桌子就拍桌子?

        最关键的是,他如此无礼,怎么偏偏就没有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倒大楣呢?

        反而被他骂过了之后,这些尊府血脉倒比起之前,对他更客气了。

        心间无尽疑问,却还是不甘心,仍在继续等着。

        他们都直觉的感到,这件事应该还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果然,第三天时无事,第四天时,却又忽然来了两人,这两人也是尊府血脉,更是尊府四大姓青云、白天、玄崖、苍日之中苍日家的两位子弟,平素里在尊府筑基小辈之中也是颇有名望的,他们客客气气的赶来,一个要向方贵请教太液真水法,一个要请教刀道。

        “你这太液真水法修炼的不到家,一共才十个变化,太少!”

        方贵只是听那苍日家的兄长说了一个开头,便一拍桌子,给人定了性。

        那苍日家的兄长满面羞红,道:“此卷之上,也只推衍出了十个变化……”

        “闭嘴!”

        方贵毫不客气的训斥:“你别看这釜州太液宗的传承里面说十个变化就够了,可人家是什么时候的仙门?一千五百年了,这是你们家的帝尊老祖宗刚到北域的时候抢来的吧?呵呵,好好一道玄法,留在你们手里一千五百年都不知道改善,还找我过来请教什么?”

        而对另一个人折服的更快:“我特么又不修刀法,你找我干什么?滚!”

        虽然一个被鄙视,一个被骂了,但这苍日家的两兄弟,也都强忍着怒火离开了,没有发作脾气,反而更为谨守礼数,虽然脸上已经愤愤不平了,走的时候还没忘了行礼。

        “哼哼……”

        方贵目光傲然,向四方扫了一眼,缓缓坐下,暗掐一道披风术使自己头发飞扬。

        才高莫测,气吞山河,一派高手寂寞模样!

        而周围那些一直看着他的安州修士们则更迷茫了:这情况跟自己想象中的不对啊!

  http://www.lewen0.com/39/39930/86805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