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九天 > 第二百零六章 宗门责任

第二百零六章 宗门责任

        “不遵命了?”

        太白宗主一句话,险些惊的白石长老与柳真长老惊叫出声,失了风仪。

        他们下意识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的惊疑之色,还以为自己听得错了,不过他们很快便又听到太白宗主向方贵说道:“你不必去尊府,我会安排你往东土去!”

        听到这里,白石长老与柳真长老终于惊恐的发现,原来自己没有听错。

        宗主居然真的打算违命,不送方贵去尊府?

        这个问题可就大了,这是明摆着抗命不遵啊,这后果……

        楚域修士,或说偌大安州,再往大了说,整个北域,都知道尊府治下极严。

        违抗尊府命运的下场,还需要说么?

        安州曾经有过仙门违抗尊府旨意的先例,那是在凌州,比太白宗底蕴更深厚的仙门,其传承数千年,比帝尊入主北域的时间还要久,门中有数位元婴老祖坐镇,而其宗之主,更是喜欢讲道论法,接济众修,可谓广结同道,甚有名望,乃是执掌一州之牛角的存在。

        但就是这么一方庞然大物,因门中有一祖传异宝,得到了尊府贵人的青睐,点名要其献上,此宗不愿,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将此宝毁去,以抗尊府之命,再之后,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这仙门便遭遇了无数明里暗里的打击,就此烟消云散,弟子长老无一幸存。

        在那之前,无人相信这样一方庞大仙门,可以就此轻易的消失。

        毕竟,尊府也需要讲道理的不是?

        但那一件事向北域修士证明了,尊府其实可以不讲道理的。

        他当然不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便出动大军,攻灭此宗,但他只需要一道暗旨落下,那么这仙门周围的各大宗派,自然而然便会蜂拥而起,对此仙门争相蚕食,这些冲了上来蚕食其宗血肉的,甚至还有不少是受过这一宗派恩惠的,而上有尊府神众压制,下有同道反目,在那无法形容的压力下,数千年传承的大宗派又能算是什么,不过是待宰的鱼肉罢了。

        有此先例在前,太白宗主,居然又要抗命不遵?

        太白宗强么?

        三百年前立道至今,便以一宗之力,对抗四大仙门,从未退让半步,自然是强的。

        但再强,怕也强不过那凌州的仙门去……

        而太白宗若是也要学那凌州仙门,对抗尊府,又会是什么下场?

        尊府的强大,根本就不是普通仙门所能想象的,不说那位自海上踏着巨鳖而来,仗一柄妖刀杀得北域修士尽低头,横刀立马,建下了尊府这等庞然大物的帝尊,就算是如今尊府如今收拢在侧的高手,还有传说之中供他们驱使的八百神众,便不是这些仙门可以想象啊!

        那凌州仙门好歹还撑了一个月,太白宗呢?

        一想到了这可怕的后果,白石长老与柳真长老这等修为境界,也顿时面色苍白了起来。

        “这个,宗主师伯啊,咋忽然又要去东土了?”

        一片死寂也似的压抑里,方贵脸色变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

        这也太突然了,本来自己正在思过崖上想着自己做了小碧峰的执事之后,能捞什么油水,又给阿苦师兄找个什么样的婆娘时,忽然间就来了个人,说让自己去尊府,然后自己还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宗主又忽然间要送自己去东土,这到底是哪跟哪啊?

        “你不必多说,不必多问!”

        宗主头也不回,便打断了方贵的话,道:“你已剑斩道基,走上了逐仙之路,若无仙道资源,此生寸步难行,而东土造化无双,机缘遍地,恰可以让你得偿所愿,成就仙基!”

        “宗主三思……”

        不待方贵再说出话来,旁边的柳真长老忽然向太白宗主躬身行了一礼,他的目光扫过了站在一边的方贵,似乎也有些不忍,但还是道:“尊府旨意已到,我们再送他走,恐怕……”

        他话说到了这里,便没必要再说下去。

        因为抗旨不遵的结果,其实在场每一个人都知道。

        他这时候甚至有些想不明白,十年之前,尊府下旨讨走了郭家女娃时,宗主虽然也闷在房里喝了一晚的酒,但却也没有多说些什么话,该准备的厚礼,准备了,该宴请的楚域各大仙门使者,也宴请了,为何这一次,宗主却忽然间连这隐忍也顾不得了,要直接抗旨?

        “直接给尊府回信好了!”

        太白宗主冷淡道:“他们的旨意来的晚了,吾宗弟子方贵,从秘境里筑基成功之后,便立刻赶去了东土寻找机缘,如今山高水远,传信不便,吾宗并非有意抗旨,只是实在无法找他回来,若是尊府实在爱才,不妨直接派人去东土找他,我本人是没什么意见的!”

        柳真长老闻言,顿时有些哑然。

        这样的话,难道真能骗得过尊府吗?

        关键是,就算太白宗上下当真众心一致,圆了这谎,但尊府,又是讲道理的吗?

        “这个宗主师伯啊,去东土这个事……”

        眼见得柳真长老与白石长老都愣住了,方贵又忍不住陪着笑脸上前来。

        “事已至此,不必多说了!”

        太白宗主转身拍了一下方贵的肩膀,道:“你这时候去东土,确实早了一些,东土一代一代,奇才辈出,别说是如今的你,就算是神道筑基巅峰,怕也无法与他们争锋,不过,我与你师尊在东土闯荡下,也结下了几位好友,他们会照应你,你只需潜心修行便是!”

        说着便又转过了身,向白石长老吩咐:“将这两个月时间里去过思过崖的弟子们唤来,告诫他们,只说方贵早就离山,太白宗是担心他在秘境里面与楚域四大仙门结了深仇,一旦离山,便会有人中途截杀,对他不利,这才暗渡沉仓,一直说他关在了后山的!”

        白石长老听了此言,整个人都惊得呆了。

        自家这位宗主,真的要一意孤行,送这小鬼头走了吗?

        他是长老,面对宗主的话,无法违背,面上顿时一片凄然。

        “你这是在拿太白宗上下千余弟子的性命来冒险!”

        但也就在此时,忽然间道德峰外,一声沉喝响了起来,白石长老与柳真长老齐齐转头,便看到了一位面容苍老,红须红发的老者,正大步踏着虚空,往道德殿内走来,居然是此前一直在东山洞府闭关的火候君大长老。

        不久之前,火候君还曾因为他的传人李还真之事,与太白宗主大闹了一场,十分不满太白宗对方贵最后的惩处,如今火气尚未过去,倒不曾想,居然会破天荒来到了这道德殿!

        “火候长老,有何见教?”

        太白宗主转头看向了火候君,脸上怒气掩去了许多,但仍未有丝毫笑意。

        火候君看了方贵一眼,方贵立刻躲到了太白宗主身后。

        当初自己在秘境里,把李还真逐了出来,筑基的机会都没得到,可谓是十分之狠,而李还真呢,又是这位火候君挑中的传人,所以自己逐了李还真,便等于是连这位大长老也得罪了,之前他与宗主吵了一架,便是觉得宗主太过偏向,给自己的惩罚实在是太轻了。

        而他这做派,倒让方贵心下不满了,自己把李还真逐出来,那是因为他吃饭不干活,也算是公事公办,看你气成了这样,以为我是因为李还真是你的传人才对付他的吗?

        嗯,确实有这方面原因!

        ……

        ……

        “尊府看中了这个小鬼,要将他招去,本是他的造化,宗主又何不成人之美?”

        火候君入了道德殿,只是眼神冷厉的看了方贵一眼,便转向了太白宗主。

        “就连火候长老,也觉得尊府讨去了我们这些弟子,是为了给他们造化不成?”

        太白宗主面无表情,淡淡回答着火候君的话。

        火候君冷声道:“尊府的秘法传承,异宝资源,难道不远远胜过小小太白宗么?”

        太白宗主听了这话,只是望了火候君一眼,却沉默着没有回答。

        “火候君说的很好!”

        也就在这时,道德殿外,忽然又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笑道:“别说这些北域的修行中人,就算是凡俗间的乞儿,都知道尊府权势无两,资源众多,远远胜过了我们这小小太白宗的,火候君修行千年,已半步踏入了元婴的人物,居然懂得了这个道理,可喜可贺!”

        火候君闻言已是大怒,冷冷向外看去。

        只见这时候的殿外,已有一道剑光遁来,那道剑光飞掠到了道德殿前,却没有消失,而是化作了一道人影,正是幕九歌的模样,他笑吟吟的踏入了殿内,只是看着火候君。

        “哼”

        而火候君感受着那一道剑影,居然出奇的沉默了下去,没有与他反唇相讥,只是仍然转头看向了太白宗主,冷声道:“宗主心疼自己的传人,怕他在尊府吃了苦头,那也是有的,不过小辈们自有造化,尊府也不是个没有规矩,明着打杀人的地方,你又何必强求?”

        说着冷冷转身,寒声道:“倒是我们,若是一惹得尊府大怒,可想过什么后果?”

        场间氛围,一时又变得压抑了起来。

        也就在这一片让人心情发沉的气氛里,方贵再次小心的开口:“宗主师伯……”

        “你不必说了!”

        太白宗主望了一眼幕九歌的剑影,又看了一眼如今正冷冷看着自己的火候君,缓缓起身,手按在了玉案之上,沉声道:“我了解尊府,亦知晓诸位的担忧,但某既为太白宗主,立道授徒,便总该负些责任才是,所以,这次的事情便这么定了吧,今晚便送他走……”

        此言一出,火候君、白石长老、柳真长老,同时脸色大变。

        话都已说到了这份上,宗主居然还要一意孤行?

        火候君神色已变得十分冷厉了起来,白石长老与柳真长老则是满面的无奈。

        “可关键是……”

        然后也就在这沉寂的气氛里,方贵小声的道:“我想去尊府啊!”

  http://www.lewen0.com/39/39930/84233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