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九天 > 第五十一章 出山伏妖

第五十一章 出山伏妖

        “一切都是命啊……”

        方贵心里苦,本打算在出山之前,多做做准备,很是花了一笔开销去购买补气丹和疗伤解毒类的丹药,却没想临出发前一天被野猪给啃了,虽然最后到了灵田里,他一不作二不休,自己也捞了一堆灵药塞进腰囊里,可这些灵药既未经加工也没炼过,甚至连这些灵药属于哪一类都不懂,根本就派不上用场啊,总不能自己像野猪一样不管是啥都往嘴里塞吧?

        他倒有心再去买一批灵丹,但一来钱财已尽,时间也来不及了。

        第二天一大早,那位笑容和善客气的叶真师兄便来到了后山,唤他一起启程,方贵有些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阿苦师兄正在男里拔草,幕九歌正躺在藤椅上喝酒,一群野猪在山里乐么悠悠的拱开地皮吃草根,其乐融融,全没人关心自己,只好长叹着上路!

        二人御剑,径自来到红叶谷,符诏殿内作了报备,而后便往山外而来,到得山门之外,一大片空地之上,只见这里已座落着数艘法舟,有大有小,舟弦之上满是符纹,十分精美华贵,周围却已聚拢了不少仙门弟子,在这里穿梭往来,似乎都在做出发的准备。

        叶真指着其中最大的一艘黑色法舟道“方贵师弟看,那便是咱们吕师兄特地为了这次任务花重金雇来的法舟了,咱们吕师兄出身清河郡吕氏一族,那可是楚域境内出了名的修行世家,比岭南胡家也不遑多让,你第一次领符诏,便跟上了吕师兄,那是天大的福气!”

        “是是是,对对对……”

        方贵连连点头,心想“真这么大本事,干嘛不直接进清溪谷?”

        来到法舟前,只见张忡山已抱了两臂等在这里,见到方贵真的过来,他似乎松了口气,皮笑肉不笑的跟方贵打了声招呼,道“吕师兄已经在舟上等着,你一来便出发了!”

        说罢了,率先登舟而去。

        方贵往地上啐了一口,便要跟着登舟。

        “小坏蛋……”

        也就在这时,忽听得背后有人唤他,方贵转头看去,便见不远处一艘白色的法舟之上,许月儿正远远的看着她,在她身边,张惊、孟留魂等人都在,却原来她们也是选在了这一日出发,许月儿看着方贵即将登上吕飞岩的法舟,脸色便有些复杂,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好啊小酸枣,做完了任务再见,看谁的功德更多……”

        方贵兴奋的向许月儿挥了挥手,乐颠颠的跑上了法舟。

        “咋又成酸枣了?”

        许月儿嘟起了嘴,一脸的不高兴。

        旁边的孟留魂劝道“月儿师妹,人各有志,不必强留,十里谷试炼的事情,是他主动招惹了你,你本来便不欠他,后来颜师姐亲去讨他,这份因果便已替你还了,是他自己选择了那帮人,那是福是祸,便是他自己背着,我们只管做好的自己的事情也就罢了!”

        “他怎么就那么笨呢……”

        许月儿也知道这是实话,怏怏的回到了舟舱之中。

        法舟轰隆,吕家雇来的法舟渐渐腾空,向着远空驶去,两艘法舟距离越来越远,白色法舟里,颜师姐凝神静气,但最后还是通过窗户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失望之色。

        “自己不争气,那谁也帮不了你了!”她淡淡说了一句。

        “……”

        “……”

        “呵呵,方贵师弟在后山一呆就是一年,可曾学了什么了不得的本事?”

        而在如今吕氏法舟里,方贵已经见到了这一次一起领符诏的所有同行之人,居中坐着的,便是身穿白袍,面无表情的吕飞岩,他修为最高,亦是这一队的队首。

        而在他旁边,还有整天笑眯眯的叶真,一脸阴鸷一直盯着方贵的张忡山;一个身上披着铁线藤甲,身材壮硕的络腮胡子,听人唤他作岳师兄;另外还有一个腰间挂着毛笔,神情颇为玩昧的年青人,名唤朱子由。

        他们五人,再加上方贵,便是这一次出去伏妖的所有人了。

        除了张忡山与方贵之外,其他几人,都是红叶谷的老人,最为熟悉的一伙。

        登上了法舟之后,因着方贵在,这些人似乎不便说些什么,气氛稍显压抑,那叶真便笑意盈盈的向着方贵开了口,若不是方贵早见过他真面目,真会将他当作好心师兄的模样。

        “哈哈,也没学什么,幕先生也只是随便教了我太白九剑歌里的三剑而已……”

        方贵笑嘻嘻的,似乎看不出这些人的心机,随口回答。

        “才不到一年,他便传了你三剑?”

        舟舱之中,其他人并不太了解太白九剑歌这个名字,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一直闭目养神的吕飞岩,却忽然在这时候睁开了眼来,冷冷向着方贵问了一句。

        “对啊,我都不想学!”

        方贵坦然回答,摆了摆手“他硬要教我!”

        “哼!”

        吕飞岩脸上闪过了一抹不愉之色,闭上了眼睛,便不再多言。

        舟舱里的气氛,又觉得压抑了下来。众修都知道,吕飞岩师兄刚入红叶谷时,也曾经想去后山学剑,但蹉跎两年,却一剑未成,最后只能选择了其他的传承,若不是有这两年耽误时间,说不定早就进入了清溪谷,从那之后,吕师兄便不怎么喜欢听人提起后山。

        知他不悦,便也不再专门挑起这个话题,叶真取出了一道卷轴,在人前拉开,只是说些关于这一次要降伏的妖兽之事,方贵也不插嘴,只是在旁边老老实实的听着。

        过不多时,倒已了解,这妖兽名唤婴啼,乃是山间异兽吞吐天地灵气而生,被一位入深山采药的散修无意中撞见,急忙传信给了距离最近的太白宗,这等妖兽,天生地养,倒也不至于为祸四方,只是,它所诞生的地方,距离魔山太近,这却十分不保险了。

        万一它被魔山散溢的气息所影响,便有可能化作魔兽,到了那时候,便不会再这么老老实实的呆在深山里,而是为祸四方,吞食生灵,所以太白宗才要急着将它降伏。

        听叶真所讲,这妖兽实力倒是不俗,应属中阶,不过他们倒也不必担心,仙门平日里除了修行炼丹,便是捕捉那些深山里诞生的精灵,对这些事早就做得熟了,再加上吕飞岩等人都是本领不浅,他们既然敢六个人便出来捕捉这妖兽,想必也早就有了一应计划。

        “将这一头妖兽带回了山,便有三千功德。”

        叶真给众人讲过了这妖兽的特点,便笑着拍了拍手,道“吕师兄是咱们的队首,所以他独占一半功德,剩下的一千五百功德,便由咱们五人均分了,张忡山师弟,方贵师弟,咱们话说在头里,你们两个是新人,本来没有资格分得三百功德,只是你们初入红叶谷,有三百功德为限,所以我们作师兄的,才让了你们一步,但你们二人占了便宜,也不能视作理所当然,待到降伏妖兽之时,须得多多出力才行,万不可临阵退缩,坏了大事!”

        方贵与张忡山闻言,都作出一副感激的样子,连连点头。

        张忡山心里想“待除掉了方贵这小儿,他那三百功德,自然是要给叶师兄的……不过我也想要,不知能不能跟他打个商量,把这三百功德里分作三份,他二我一?”

        方贵心里则是在琢磨“又有好事临头,这说明他们没存好心啊……”

        法舟横空而过,御风而行,千里之地,却也不过大半天功夫便到了,很快法舟便已经在一片深山之前停了下来,再往里去,林深路浅,冒然进去,便会惊动了里面的妖兽,却是需要他们步行,于是他们几人便将法舟留在了山外,各自驾起了剑光,直往深山掠去。

        “这小鬼人称鬼影子,御剑之法果然不差……”

        赶了一途,诸人里面,倒是都对方贵稍稍看重了些。

        他们在赶路之时,可没有故意放缓脚步,只见方贵小小年纪,脚踏红色鬼灵剑,全然没有被他们甩下,而且轻轻松松缀在了他们身后,犹有余力的模样,心里倒是暗自点头。

        “哗啦啦……”

        随着他们渐入了深山,周围雀鸣兽啼,气氛幽暗。

        也就在他们飞临一片老林之时,忽然林间有鸟雀被惊动,登时一群黑色的乌鸦冲了出来,那一群乌鸦,居然每一只都比普通乌鸦大了三倍,倒像是一只只黑色的羊羔,身上的羽毛漆黑发亮,锋利的像是刀片,就连那眼珠子,也都变得褐里透红,像是点点血腥。

        “这深山里妖气很盛,连普通鸟雀也受到了影响,诸位师兄弟小心了!”

        叶真眼见那乌鸦一轰而上,向着他们冲了过来,便立时沉声提醒。

        周围诸人齐声答应,除了吕飞岩仍是双手负在身后,不慌不忙之外,络腮胡子岳川已从腰后解下了双刀,持在手中,渊渟岳峙;腰间系着毛笔的朱子由则是右手轻轻一晃,身边便有数十道闪烁着经光的符篆飞了起来,绕着他飞个不停;叶真则是手捏法印,头顶之上,便出现了一道玉简,护住全身。

        就连张忡山,在这时候也手捏法印,一道剑光出现在了他身前,全神戒备。

        “弄死这群贼鸟……”

        而方贵则是虎吼一句,十分凶狠,然后不动声色躲在了吕飞岩身后。

  http://www.lewen0.com/39/39930/59514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