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九天 > 第二十二章 御剑而飞

第二十二章 御剑而飞

        “见鬼,哪个懒货把这些破铜烂铁堆在这里?”

        灵兵坊当执弟子急忙赶了过来,骂骂咧咧,虽然这些飞剑是方贵一道剑风给扫下来的,但方贵是大主顾,当然得罪不得,就一边骂那些摆放飞剑的人不好好摆放,一边将这些飞剑胡乱堆到了架子上,正伸手去拿那柄看起来十分破旧的飞剑时,却忽然被方贵止住了。

        “且慢,我先瞧瞧这剑……”

        方贵凝神打量着这一柄黑色重剑,愈看表情愈是微妙。

        心间生出了一种非常诡异的感觉!

        这黑色重剑,无论从哪个角度讲,都不像是适合他的飞剑,一来卖相不佳,二来太过厚重,影响御剑速度不说,你连个刃都没开,将来难道当成是大棒子砸人不成?三来如此破旧,也有些配不上方贵老爷的身份,但偏偏,方贵一见这剑,便有些移不开眼珠子!

        就好像与这柄剑十分亲切,感觉它生来就是自己的一般……

        “这位师弟,对此剑也感兴趣?”

        灵兵坊的当值弟子好奇的看着方贵,有些不理解。

        而在这时候,旁边的阿苦师兄,也一脸关切的看着方贵,似乎有些紧张。

        “不会这么巧吧?”

        方贵自己看了这黑色重剑半晌,也忍不住搓了搓光溜溜的下巴,他刚刚才听阿苦师兄说过了择剑标准,知道人若选剑,要么选最好的,要么选最合适的,可是合适的剑那得碰运气,那些大道统大世家的子弟,挑上好几年都不见得能挑着,自己难道运气这么好?

        所谓感觉,本就是缥缈至极,他也无法笃定自己如今心里这感觉是否正确。

        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一时心里也犹豫了起来!

        一柄是确定了非常适合自己的好剑,一柄是隐隐感觉与众不同的重剑,该选哪道?

        “这位师弟,选剑是大事,说不定要陪你好几年,甚至是一辈子呢,你可得想好了!”

        旁边的当值弟子看出了方贵对那黑色重剑感兴趣,忍不住劝道。

        “我想好了!”

        方贵过了很久,才慢慢起身,直起了腰来。

        旁边的当值弟子和阿苦师兄都有些严肃的看着他。

        方贵深吸了口气,道:“两柄都要!”

        “啥?”

        那灵兵坊当值弟子顿时傻了眼,阿苦师兄也顿时愣了,半晌反应不过来。

        方贵诧异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咋了?我又不是买不起!”

        俩人只好无奈的点头,行行行,你有钱,你是大爷!

        ……

        ……

        不多时,两柄飞剑便都用特制的木匣装了起来,那鬼灵剑作价一百灵石,黑石剑连个名字都没有,则只作价二十灵石便卖给了方贵,而且看那当值弟子贼精贼精的模样,说不定就算是这二十块灵石,他都是从中捞了好处的,方贵老爷只是懒得与他计较罢了。

        “阿苦师兄,劳驾!”

        方贵大略略的请了阿苦师兄帮着自己背了两柄飞剑下山,走在前面,昂首阔肚。

        对于修行中人来说,尤其是方贵这种养息初阶,踏上修行路不久的弟子,选择两道飞剑的事可谓闻所未闻,一般都是选择一道自己合适的,勤修苦练,务求越熟悉越好,只有这样,当遇到了危险之时,才能够发挥出最强的力量,免得出现破绽,葬送了自己的小命。

        但方贵老爷不一样啊,他要闯十里谷,所以要选轻盈锋利的鬼灵剑,但那黑色重剑也让他有种不一般的感觉,自然也得带了回来,等以后有空了慢慢研究,这叫作考虑周全……

        阿苦师兄替方贵背着这两柄飞剑,一路沉默不语,到了乌山谷小楼之中,便将两柄剑放下,与方贵相对,正襟危坐,方贵在这时候已经按捺不住学习御剑之术的雀跃之心了,狠狠的搓着两只手,道:“快将鬼灵剑拿出来,话说,我是不是要赶紧滴血认亲?”

        “那叫认主!”

        阿苦师兄愁眉苦脸的更正了方贵的说法,然后道:“不过那都是里面有着厉害禁制的高阶法宝,咱们现在接触的飞剑却是不用,你只需要将灵息渡入剑内,熟悉一下剑内各道符纹便可以了。方贵师弟,御剑飞行听起来厉害,其实只是御剑之法里最基本的手段而已,当然你现在修为还低,不到学习高阶法门的时候,我也没法教你!”

        “好好好!”

        方贵连口答应,心里却暗想:“你连最基本的飞剑都会撞树上,又懂什么御剑术?”

        阿苦师兄自然不知道方贵心里在腹诽着自己,老老实实的传诵着口诀:“一口灵息养飞剑,三日游遍万里山。分光掠影护真义,锋芒不尽斩虚狂。我自御剑……咦,说多了!”

        说着认真的看着方贵:“你只记得灵息养飞剑,游遍万里山就好!”

        “咱们灵息境的弟子,想要腾云而飞,实在太难了,不筑基根本做不到,因此想要掠空而行,便需借助法器法宝,而这飞剑,便是修行界里最方便也最常见的飞行法器,不仅可以借剑遁空,还可以除魔卫道,最是厉害不过,听说有些金丹大修,还习惯御剑出行呢!”

        “……”

        “……”

        听着阿苦一番头头是道的讲解,方贵也渐渐明白了御剑的最基本道理。

        所谓御剑,最基本的手段,便是两种。

        一种是凌空御剑,飞出去伤敌,高明者飞剑可于千里之外取人首级。

        当然用阿苦师兄的话说,这些都不是方贵如今需要学的,他要学的只有一点,那便是御剑飞行,这却是借助于飞剑的特性,人立剑上,借着飞剑的速度穿梭虚空,翱翔天地!

        确实像阿苦所说的,学习御剑而飞,法门很是简单。

        统一而论,也无怪乎如何贯输灵息于飞剑之内,又如何通过灵息的引导控制飞剑的高低方向等等,简单到令人发指,不过愈是如此,便愈是代表了御剑而飞的艰难,就像是走路跑步,蹦蹦跳跳人人都会,但又有几人能够在崇山峻岭之间健步如飞而不被摔死?

        方贵明白这个道理,也知道自己需要做的是什么。

        他要利用这一个月时间,将御剑练习到非常熟练的程度,然后去十里谷闯上一闯。

        这听起来像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御剑是修行者的基本功之一,但熟练掌握御剑之法也有快慢高低之分,寻常仙门弟子从接触飞剑开始,直到身剑合一,怎么着也得数月功夫,更是有像阿苦师兄这种人,听起来像是已经御剑好几年,一飞起来还总朝着树上撞呢……

        不过方贵很有自信,御剑,太容易了。

        本来就是基本功,自己又是仙人后代,没什么做不到的!

        确定自己记熟了御剑法门之后,他便来到了乌山谷后面一片空地之中。

        手握剑柄,运转灵息,输入飞剑之后,他背后的鬼灵剑便“嗖”的一声从剑匣之内飞出,冲上半空,又降落了下来,只是没有坠地,而是悬浮在了方贵身前,离地三尺之遥。

        剑身周围,有符纹流水一般渐次亮起,剑身周围便卷起了阵阵狂风。

        正是这些狂风,托着飞剑飞在半空,轻轻浮沉。

        “这就要飞了啊……”

        方贵心下喜不自胜,小心翼翼的踏上了飞剑,颤巍巍的稳住了身形。

        深深的呼了口气,他忽然运转灵息,顿时一道法力通过足底传入了剑身之中。

        “嗖”

        鬼灵剑霎那间便化作了一道血影子,直飞出了数十丈远去。

        不过鬼灵剑飞出去了,方贵却没有跟出去……

        飞剑飞的太快,他直接从剑上跌下来了,两脚朝天,无奈的看着天空。

        “好像……没这么容易啊!”

        方贵缓了好一阵的神,才慢慢从地上坐了起来。

        虽然脑袋还有点晕,没办法,也得赶紧去把飞剑找回来……

        找回了鬼灵剑之后,方贵再一次踏上了上去,然后小心翼翼的渡了一丝法力过去。

        飞剑颤了一颤,居然没动。

        不光没动,就连周围符纹卷起的狂风,都随着法力耗尽,有消失的意思。

        “法力不够啊……”

        方贵心里盘算,又渡了一道法力进去。

        “嗖”的一声,飞剑又不见了……

        方贵两脚朝天,眼睛有些失神的看着天空,在思考人生。

        过了一会,方贵才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把鬼灵剑找了回来,只是这一次,在他重新踏上飞剑之前,认真想了想,先将周围地上的碎石子都捡了起来,远远的扔了出去……

        “这御剑,好像……有点难啊!”

  http://www.lewen0.com/39/39930/58897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