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五月泠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晚上季乐朝怀冰私下抱怨道“繁缨姐姐装箱子的时候,该不会是马虎装错了吧或者下人送箱子来的时候东厢的送咱们西厢了”要不然怎么会季泠得的东西比自己好那么多这没道理啊。

        季乐自觉她和府里的人大多交好,当初繁缨在的时候,也是她和繁缨说话多,季泠压根儿就没和繁缨怎么接触过,没道理繁缨会偏心季泠的。

        况且这些年大家也都是看在眼里的,老太太明显更偏疼她,繁缨不至于连这个都看不出吧

        怀冰迟疑地道“不会吧我听芊眠说,给泠姑娘的箱子里还有几本箜篌曲谱,想是不会送错的。”

        “那就奇了。”季乐托着下巴实在想不明白,“泠妹妹居然得了一匹烟霞纱,那可是贵重得不能再贵重的了,为什么会这样啊”

        季乐执着于这个问题时,季泠却是没深想,季乐就那个性子,总觉得别人的比她的好,恨不能都揽她锅里去。她得了菜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厨娘,兴匆匆就去了嘉乐堂侧院。

        “王婆婆,你看我得了什么是大公子从扬州叫人捎回来的菜谱,我翻了翻里面的菜式都很新颖,法子也记得详细。”这做厨娘的就喜欢交流,也喜欢看别人的菜谱,可对自己的菜谱却又总是敝帚自珍。

        因此能得着别家的秘方,那真是极难的事儿。所以季泠得了菜谱立即就来找王厨娘了。

        王厨娘接过菜谱并没打开,只笑看着季泠道“你以为但凡扬州来的菜谱就是好的呀虽说吃在扬州盐商,可外面滥竽充数的菜谱不知繁多。”

        话说季泠从一开始到她厨房里旁观到现在已经五年多了。王厨娘压根儿就没想到季泠能坚持下来,也没想到她那般上心且用心,后面自己教她也是一点儿私都没藏的。季泠也极有天赋,她平日里事儿多,就那么每日学一点,到现在竟然比王厨娘悉心教导的春韭还出色许多。由不得王厨娘不喜欢她。

        “王婆婆,你看看嘛,我翻了翻觉得都是私家秘籍。”这一点季泠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力的。

        王厨娘这才翻开来看了看,先是不以为意,后面却是越看眼珠子鼓得越大,嘴里一直念叨“怎么会,怎么会”。

        季泠不明所以,“王婆婆,怎么了”

        王厨娘合上菜谱道“这些果然都是私家珍藏秘谱。你看到这富临春的瓦块鱼没有乃是昔日我在扬州时一位友人的独家秘方。我同她那般交好,她也不曾将秘方完完整整告诉我,不曾想这册子里居然记了。”

        “啊”季泠惊呼道“王婆婆,既然你都不知道那独家秘方,如何看一眼就知道是你那友人的方子”

        王厨娘道“亲手做一做不就知道了”

        瓦块鱼选的是鲜活的黄河鲤鱼,因其肉厚,而且只能用其中最精华的一段,裹的是蛋白芡粉,菜谱上说做糖醋汁得用藕粉不能用芡粉,色泽才更好看。下油锅炸了,边缘微微卷起呈瓦块状,所以得名。

        做好后,王厨娘尝了尝,又让季泠尝了尝,回味道“就是这个味道,我那友人死后我还以为这方子要失传了,没想到却在这本菜谱里找到了。”

        季泠吃了也觉得甚好,打算改日做一道也给老太太尝尝。

        王厨娘道“你这可是得着宝贝了,这几本册子莫说是对我这样的厨娘,哪怕就是对普通人家,都能当传家宝了。”

        季泠没想到这几本菜谱如此珍贵,不由道“这真得多亏大公子,若非他在扬州做官,也得不着。”

        王厨娘摇头道“这可不是在扬州做官就能得到的。这里头有些秘方乃是不传之秘,做厨师行当的,有些宁愿死也是不会吐露方子的。我敢说,这么薄薄的几本小册子,只怕花了不少心思,而且是大心思。”

        “啊”季泠又是一声惊呼,然后垂眸道“那大公子为何会送给我啊”

        王厨娘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季泠。

        十四岁的姑娘了,仿佛春日百合般,已经抽条,身段窈窕,腰肢纤细,比寻常这个年纪的姑娘几乎高出大半个头,更显得摇曳多姿。虽然胸脯才彷如露出尖角的小荷,可已经能引人侧目。那双腿的比例额外的长,以致腰显得特别高,任何衣裙穿在她身上总是比别人更出色。

        于其他人而言,那是人靠衣装,可对季泠来说,永远是衣裳因为她才华贵。

        季泠的皮肤更是白得几乎不像真的,仿佛上等无瑕疵的甜白瓷,薄而透光,细腻玉韵,眉目如画,一双眼睛如同她的名字般,泠泠清澈,看着她的眼,眼前有松间明月照,耳边有山泉石上流,淙淙而叮咚。虽没有晴日湖光的潋滟,却似寂寞山泉能煮出世间最清甘的茶来。

        闻而有香,回味润甘。

        她的唇上并无口脂,却不涂而朱,润泽犹如带露蔷薇,粉嫩好似抹蜜桃花。

        王厨娘在扬州盐商家里主厨了十余年,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扬州瘦马何其出名,而每年一选的二十四桥花魁又何等出色但若单论容貌而言,眼前这位泠姑娘却是王厨娘生平所仅见之绝色。

        这样的人,大公子送她名贵的布帛还有菜谱,王厨娘自难免有常人之思,莫不是楚寔看上了季泠

        可旋即王厨娘就意识到自己肯定是想错了。姑娘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不假,但季泠的蜕变也不过是从这一年多才开始的,这之前她都不过是个小丫头而不是个姑娘家。楚寔两年前就已经去扬州了,那时候的季泠还是个黄毛丫头呢,以楚寔那等人才哪能儿对个小丫头片子动了心肠。

        何况,王厨娘更明白,女色对男人而言从来就不仅仅只是容貌,就拿她见过的那些瘦马和花魁而言,容貌虽然不如季泠,可论起诱惑男人的手段,一万个季泠也赶不上。

        楚寔在扬州待了两年,还会如此惦记个小姑娘,王厨娘绝不相信。

        可若非是为色,王厨娘也就想不出其他理由来了。因为季泠虽然容貌出色,人却并不出彩。至少在嘉乐堂,她就像个隐形人一般,风头都被季乐夺了去了。

        季乐能言善道,人又生得甜美乖巧,而世人往往都只会用眼看用耳听,反而不会用心看人。若说楚寔是为了老太太,就季泠这般默默无闻的样子,实在也当不得大公子这般用心。

        季泠心思却不如王厨娘想得那般多,“王婆婆,你说会不会是有人想讨好大公子,便送了他这菜谱,他自己拿着也没用,他身边的繁缨姐姐估计想着我在跟你学厨艺,这就顺手送了我。”

        王厨娘道“这也不是不可能,这几册东西的价值有些时候外行的确看不出来。”

        季泠听王厨娘也赞同她的观点就忍不住松了口气。她这个人啊,别人若是忽视她、轻慢她,她反而不觉有异,可别人若是待她与众不同,她反而会坐立不安,不知该如何反应。尤其是楚寔那样的人,跟她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实在没有什么本事回报他。

        只是晚上珊娘到她屋子里时,季泠便又有些糊涂了。

        珊娘的绣工好,对配色也很有心得,所以季泠现在做衣裳时,也时常请教她,这才让芊眠请了珊娘过来。

        楚府制衣一年四季是有定律的,所以季泠新得的布料,要么自己掏银子去找外面的绣房做,也可以托府里针线好的丫头、婆子做,但都是要掏钱的。季泠的月银基本都给了江二文,哪里有银子做这些,所以但凡她得的布匹都是自己做的。

        当然楚寔送来的这些布匹,季泠也不能全用了,但至少得裁一件衣裳出来穿,以表示自己喜欢,否则难免让人多想。

        珊娘看到季泠桌子上的水光纱、烟霞纱等时,嘴巴都张开了,“呀,这是水光纱、烟霞纱”

        “珊娘姐姐你倒是识货,我都压根儿不知道这叫什么呢,还是繁缨姐姐细心,在布匹上放了纸条,我才知道叫什么的。”季泠道。

  http://www.lewen0.com/0/21494/54833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lewen0.com。乐文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lewen0.com